您好!注册会员,马上有惊喜。小说永久免费!

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耽美同人 >> 海贼王之漫漫长路>>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结局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结局

作者:紫蓝色的猪本章字数:13188本章更新:2013-11-10 10:53:16

  • 更换背景:
字体大小:特大 [章节目录][错误举报]

小技巧:亲,点击进去,给《聚热小说》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每滴点进步需要您的持续支持噢!

大海贼时代正式开启之后,罗杰海贼团的成员处境却并不乐观,面临着海军高强度的围剿行动,大多数船上的老人都选择了隐匿,如同雷利和勺药,只有后来加入的小年轻依旧怀揣着梦想继续出海。 5558832

而现在仅存的海军则也处在这个立场上,有人会藏起来,同样也会有少数人为自己的理念继续在海上破浪而行。斯莫格和达斯琪现在尚不能驱散心中茫然,也不能确定未来的里程碑,所以在达斯琪提出回罗格镇的时候,斯莫格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未来的世界会怎样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演变,究竟是正义人士辈出,还是烧杀抢掠的恶棍占去大多数,没有人知道。在那之前能做的就是守护净土…守护出生地罗格镇,守护那一座遇见他的小岛。

做出决定后,斯莫格立即来到库赞面前,简单直白的说要回罗格镇。

听到斯莫格类似请求的话后,库赞不由脸露无奈之色,看了看斯莫格,苦笑的摊手道:“我可不是你的上司,所以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

斯莫格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想到不久前葬送在海里的无数性命,想到未来的不明朗,他铁铸一样的面庞首次流露出疲倦之色,对着库赞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库赞缓缓收起苦笑,眼角余光瞥了瞥报纸上的三个黑字,说不甘心绝对是假的,因为他也有坚守在心中的正义,如果未来成了恶棍横行的世界…

他摸了摸头,淡淡道:“我突然间有点认同西蒙一直以来的做法,目前我也没有什么打算,看到一个杀一个吧,你呢?”

斯莫格沉默了片刻,而后沉声道:“我需要一点时间。”

……

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你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在这里就算方向感奇好也没用,只能如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这些迷雾从海底下产生之后立即和海水完美的揉合在一起,然后在上升中又缓慢从海水里脱离,直到浮到海面之时则是完全的脱离海水,形成现在浓郁得看不到前方的雾。

所以不仅是海面上,连海底也是一片雾的世界,可以称为雾海也不为过。而这雾就是最终之岛的最后一道关卡,如果没有记录指针的指引,根本无人可以找得到那最后的岛,只能凭借海王类的天生能力感官上的特殊性。

可即便拥有记录指针的指引也难以渡过雾海,因为雾海里生存了一群可在雾中视雾的凶恶海兽,面对这群海兽,仅存的王级海王类也难以匹敌,更别说在没有视野下航行的人类。如果不是王级海王类等级上的天生威严,这群海兽绝对会第一时间吞噬掉路飞一伙人,可以说这才是难以逾越的一道关卡。

在王级海王类的拖行下,路飞一伙人沉稳的接近了目的地,那是一座二十几年都未有人再次踏足的岛屿!

“快到了!”突然,乔巴压抑着声音,兴奋的低声喊道,他听到了海王类下意识的自语。

听到乔巴的话,甲板上的所有人精神都不由一震,他们也对传说中的大密宝感兴趣,不过没有半点贪婪之心,只是想知道海贼王留下的大密宝是什么,当目的地快到的时候,他们甚至开始想象起来。

财宝、力量、知识等等…各种存在于想象中的事物在他们的脑海中绘画出一幅壮丽的画卷。

大密宝!无数人趋之若骛的追求着,显然不会是简单的事物。

想象中的他们却不知道后方有两个人吊在他们身后。龙虽然无法看清前方,却可以依靠路飞一行人向前行所产生的风流而找准方向。

在航行的这段时间里,西蒙也在一直回复,如果不是伤势真的太重,不然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实际上那最后一道惊天巨雷并不是龙驱使的,是自然形成的力量,所以当时龙出手救下西蒙的时候并无十分把握救下,若非西蒙体内的磅礴力量,在那样的攻击下西蒙完全没有活下来的几率。

也多亏了那样的攻击,西蒙濒临死亡的时候把没有溢出的力量吸收占为己用,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吧。

一开始龙对西蒙的力量暴增也感到奇怪,但是看到西蒙只要攻击就会使得自己的手臂炸裂,便是明白这暴增的力量不是源自西蒙本身,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也失去了关注之心。

而现在他并不知道西蒙在回复伤势的过程中开始吸收那些力量,若是知道,恐怕什么儿女情长的念头会直接抛到九霄。

可以预见的是,当西蒙伤势回复完毕苏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实力将会增强一半不止,就像此前一拳可以轰杀海王类的那个实力,而且没有半点副作用。

迷雾中,千阳号在王级海王类的拖行中沉稳的航行了一个多小时,一路以来有惊无险,终于便是看到了视野尽头处泄漏了点点光芒,那是阳光,也预示着旅程的结束。

破开迷雾后是阳光,就如同千阳号的名字一样,向往着阳光,最终来到终点。

伴随着路飞一伙人的激动,千阳号历经几个小时的航行终于是冲出了迷雾,阳光沐浴而下,似乎在这一瞬间把之前的阴霾洗涤干净,当眼前出现一座小岛后,路飞当先震臂欢呼起来,似乎要以这样的方式祭奠过往。

紧接着,其余人也兴奋的高声欢呼,因为一路来的终点就在眼前了,多少人无法来到的终点,他们做到了…那种全身细胞都欢愉的感觉,便是秉持着梦想前行,最终达成梦想的感觉。

他们兴奋得语无伦次,作为陪同的汉库克等人亦是如此。

眼前出现的虽然只是一座小型的普通岛屿,但是非同凡响,因为它在世界终点,因为它象征着一座难以攀越的高峰,一座无数人竞相折腰与此的高峰。

就是这么一座普通的小岛,置放了未知的大密宝,而这大密宝究竟是什么,就即将揭开了面纱。

“去吧!”香克斯望着那岛屿,一脸笑意。

路飞难抑激动之色,重重的点头,然后来到香克斯的面前,郑重的把戴在头上的草帽摘下来,香克斯看着他,眼前忽然出现一幅画面。

出航之际,那个小孩子忍不住的泪流,还有大声宣誓要找到一群比他伙伴还要厉害的伙伴,所以清楚新世界局势的他有种冲动,把草帽的传承戴到了一个小孩子头上。

他下了一个很大的赌注,最终他赌赢了!

香克斯没有接过草帽,嘴角飞扬起一抹笑容…

路飞看了一眼手中的草帽,也绽露笑脸,如同花儿怒放开来,那个笑脸,亦同于出海最初的笑脸。

甲板上的人静静看着这一幕,心中都是不由一荡,仿佛眼前就要举行一个重要的仪式。

这时,香克斯看着路飞发自内心的笑脸,心头一震,忽然醒悟…原来,路飞才是真正传承到船长意志的那个人啊…

有多少人为那飘渺的大密宝出海,有多少人拼上身家性命只是为了那未知的大密宝,在一路血海风雨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不变,展露出最初出海的那个兴奋笑脸。

哪怕是他,也无法做到啊…

当大密宝就在眼前时,心性磨练到坚硬如铁的他,只能感到些许本该如此的兴奋罢了,因为追求的心已经在勾心斗角中慢慢磨去,而在无数场的战斗中消极下去,每个人都在享受的过程中变得只追求结果,只有路飞…至始至终都在享受。

如果冥王雷利此刻也在场的话,他将会是最有话语权的一个。作为最初遇到罗杰的人,他看过罗杰最初的笑脸,也看过罗杰决定自首之时的笑脸,那完全就是一样的笑脸,没有半点粉饰,如同现在的路飞,所以如果是他,那么他可以理所当然的说:像!但是不同的人!

“给。”片刻后,路飞将草帽递向香克斯。

香克斯低头凝视着愈发老旧,却被保护得很好的草帽,难言的情绪像是缓缓喷薄的清泉,慢慢的淌过心扉,他微笑道:“这是你的。”

路飞怔了怔,旋即笑着把草帽重新戴到头上。

“这不仅仅是我的…”

香克斯闻言,笑意更浓。

云端上,龙和苏醒过来的西蒙亦是看到了路飞的笑脸。

龙或许冲击性没有那么大,可西蒙却不同,因为那样的笑脸就刻在了他的记忆中,可那样的笑脸却是独一无二的,是在罗格镇最初相遇而看到过的笑脸。

于是,西蒙沉默了…

这一刻他懂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所以他亦是知道该怎么做。这时最初在那处刑台前就该明白的事情,却一直被残酷的现实所掩盖。

无法不去承认,并非所有海贼都是恶…

当一直以来秉持的信念被自己推翻后,西蒙却感到十分的平静,这种简单的平静对他而言是一种非常舒服的享受。因为一路厮杀过来,这种平静已经变成奢望。

龙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西蒙,随后驱使能力来到了岛屿的上方,这时,路飞一行人也踏上了岛屿。

这是一座近乎中型的小型岛屿,岛上有一座显眼的山,在山的两边则是茂密的树林,奇怪的是,整座岛屿都长满了植物,从山面前延伸出的一条五米多宽的路却寸草不生。

这条路一直延伸到浅滩,就像指路明灯,又像落地红毯,在迎接着未来的某人。

路飞走在前头,率先踏上这条路,向着大密宝大步走出,他的身后跟着一群人,沿着红毯般的路,向着大密宝所在地大步走去。

云端上,龙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个映像虫,西蒙见状吃了一惊。

“你之前来过这座岛?”西蒙皱眉。

龙摇头否认:“没有。”

“那你…”西蒙眉头皱得更深了,完全搞不懂龙想干什么,映像虫是一种同步连通屏幕的工具,也就是说,映像虫看到的画面是同步传播的,并不是单纯的记录,所以西蒙有理由相信龙手中的映像虫有可能连接到全世界的屏幕。

因为之前龙所说过的话…

海贼皆追求大密宝,若大密宝被找到之后自然不会再有动力,大海贼时代自然也会落幕。

若是以前,西蒙并不奇怪龙这样的做法,可是岛上的历史正文却不一般,上面记载了一些海军不愿被人看到的事实,这些未知的事实不一定就能对革命军造成好的影响。

龙仿佛看出了西蒙的疑惑,笑了笑,没有明说,而是淡然道:”真相浮于水面,只是给想知道的人知道,给想看的人看,仅此而已。”

西蒙冷淡的道:“你信心倒是十足。”

龙依旧一脸平淡,嘴角微勾起一点的弧度。

西蒙很讨厌龙这种表情,所以不想自己去深入这个问题,眉头顿时舒展,他一开始会疑惑,却不会深入关注,此刻的他不恨世界,不恨龙,不恨所有,只想在一处石碑上刻下承诺,然后坐看世界如何。

所以他很无所谓,便是趁此问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救我?”

对于话题的跳跃性,龙没有什么不适,很快的回道:“因为一个人。”

西蒙顿了顿,没有去追问那个人是谁,救了他的人是龙,有个原因就足够了。

这时,路飞一行人已经走过大路,来到了山前。

山的正下方有个被挖出了个洞,敞开的洞口因为常年无人来往,反倒生出一股阴寒之气,吹到肌肤上能激起小疙瘩,黑漆漆的洞口似要择人而噬。

看着洞里的漆黑一片,弗兰奇骚包的笑了笑,越众而出摆了个姿势,高举双手,喊道:“弗兰奇超级火焰!”

噗,只见硕大的拳头上伸出了一只小手掌,小手掌的掌心唰的一下冒出了一股微型火焰。

“…”

“…”

除了笨蛋三人组眼冒金星的呼喊着厉害之类的话,其余人都觉得那从洞中刮出的风更加寒意逼人了。不过火焰再小也是火,以微弱的火光进洞之后他们才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宽敞,简直就是挖空了整座山,而内壁上一排而过的火把却是给与众人极大的方便。

催促着弗兰奇把洞中的火把点起来,尽管历经沧桑岁月,那一排火把还是能燃烧,倾刻间照亮了整座山洞。

没有人去关注火把的特殊,因为所有人在火光的照耀下看清洞中的事物都惊呆了。

洞中被划分出三个区域,或者说是有三种类型的物品各占了一个区域。

左边是在火光照耀下显出的财宝,堆到小山一样的高,每件黄金珠宝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导致在火光照耀下依然黯淡无光,可这并不阻碍娜美的激动,她一眼看到财宝后,也不顾上面的灰尘,扑身而入宝山。

除了香吉士眼冒红心的发痴,其余人皆一头黑线。

那财宝确实很多,其价值难以估量,可在场的人除了娜美都不在乎,而是看向其他的东西。

洞内的中间是一大片嵌在壁上的石碑,石碑上面游戈着多种文字。罗宾见状不由激动的跑向石碑,没看石碑上的文字,而是抚摸着石碑,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清凉,印证了最初一眼的猜测,她喃喃低语:“是历史正文…”

不说罗宾的激动,香克斯他们也纷纷动容,目光所及的事物都能给与他们震动,以至于看到石碑后,目光久久移不开。

没有着急询问历史正文上的意思,而是给罗宾一点时间解读。

随后,路飞看向右边的区域,然后他看到了一棵一米高的果树,果树长得很怪,树干很细,但是树枝却长得和孔雀开屏一样。

不过这些都不吸引路飞,吸引他的只有树枝上一颗摇摇欲坠的果实!

那是…烧烧果实。

“难道是恶魔果实的果树?!”贝克曼也看到了那棵才一米多高的怪树,以及树枝上挂着的鲜艳果实,不由惊讶出声。

这时,除了沉浸在历史中的罗宾,连娜美的目光也被那颗果树所吸引。

二十多颗的恶魔果实是什么概念?可以不付代价的以最快速度创造出二十多个强者,每颗果实市价在一亿至两亿之间,更别说其中还有自然系的稀有果实。

暗暗果实,震震果实,烧烧果实等强力果实都在其中。

香克斯看着恶魔果树,便是他呼吸也不由急促起来,如果个体势力掌握了那么多恶魔果实,那么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创立起一支精兵,在目前的局势中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原来是这样,恶魔果实是从这里流出去的。”众人震惊之余,贝克曼已经近距离开始观察果树,在看到果树下方的小水池后,恍然大悟,之后,他伸手蘸了点水池里的水用舌尖一尝,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水是咸的…

他目光顺着水池延伸出的两条水道,很快就看出门道,两条水道串通水池的两边,形成一个循环,显然两道水道都是从岛外的海里面流进来的,只要果实一成熟落下水,就会被永远循环不止的水流送出岛外,流入大海中,然后被有缘者所得。

“这些恶魔果实…几乎都是在之前的战争中看到过。”贝克曼对每颗果实都有所认知,所以树上的果实他基本叫得出号来。

曾经拥有这些果实能力的人,有的是敌人,有的则是并肩作战过的伙伴,看着树上的果实,贝克曼不禁想到不久前死去的伙伴,颇感黯然,同时也猜到能力者死去之后,在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将会再度在树上结出果实。

不仅是他,马尔科凝视着树上的震震果实以及钻石果实等等几个果实,已经是泪如雨下。

所谓的睹物思人便是这般痛苦,即便不想去回忆,但是那事物偏能生生勾起回忆,连同画面一起在眼前掠过。

那是无法抗拒的一种痛苦,仅存的马尔科此刻就是感受着这样的痛苦,皆因,白胡子海贼团仅存他一人…

相对于某些人的睹物思人,香吉士突然激动的大呼小叫起来,索隆看了一眼手舞脚蹈的香吉士不客气的骂了一声白痴。不过香吉士这时却没有和索隆争执,而是快步奔向了果树,痴迷的望着树上的一颗果实。

“没错,这肯定是隐形果实!”

确定眼前的果实就是梦寐以求的隐形果实,香吉士脸上不由露出幸福之色,索隆等人闻言一下子就明白了,都是暗骂一声丢人。

路飞也走了过来,他之前就注意到了烧烧果实,对于想要的东西,他一点也不客气,干脆利落的伸手摘下了烧烧果实,很恰巧的是,烧烧果实就在隐形果实的旁边,而路飞因为激动,动作略大,无意间拨到了隐形果实,使得已经成熟的隐形果实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隐形果实自由落体掉入水中,只听得噗通一声,果实在水流中一沉一浮,然后被水流带动,只片刻时间就从小洞中顺着水流流出。

香吉士见状,眼睛蓦然睁大,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动不动,而路飞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大事,只是直直看着手中的烧烧果实,眼中流露出喜悦之色。

艾斯的果实对于他而言非常的重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馈赠。

“路飞!!!你这家伙!”香吉士怒吼一声,泪流满面的揪起路飞的衣服用力摆动着,“你知道我有多么想要得到隐形果实吗?你知道那是我日也思梦也想的果实吗?你这家伙竟然,竟然!!”

“你干什么?”丝毫没有自觉自己干了一件坏事的路飞疑惑的看着他。

看着这样的目光,香吉士的心脏仿佛又被重重一拳打下去,愤怒的脸庞顿时萎缩下去,这种疑惑的表情简直无敌了!

不管这边的闹剧,经过最初的震惊,其余人也适应了恶魔果树的存在,注意力反倒被中间的历史正文吸引过去。

与此同时,洞外迎来了西蒙和龙,通过映像虫,世界各地的直播再度联通。

于是,注意到直播画面又接上的世界沸腾了…

当西蒙和龙来到洞外的时候,除了罗宾,所有人都惊觉,连忙望向洞口,这时,西蒙和龙刚巧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是谁后,香克斯瞳孔急剧一缩,不由色变:“龙!还有…西蒙!”说出西蒙二字的语气满是不可思议。

“还、还活着!”乌索普惊得嘴巴张得很大。

在场众人看到西蒙的出现都惊骇莫名,本以为已经死的一个人突然完好的出现在眼前,任谁都会被吓一大跳,加之西蒙竟然和龙结伴而行,这种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之后,使得乌索普等几个承受力稍差的人已经是心跳加快。

“财富、历史、力量、还有…”龙进入洞中,一眼扫过把所有事物纳入眼中,风轻云淡的说出三个区域的代表性,最后,他的目光投向历史正文下边角落的一处不起眼的石台上。

众人不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石台上有一捆卷轴。

龙盯着那卷轴,忽然从眼底流出一丝狂热,“有趣。”

众人并不知道那卷轴是什么,却看到眼中露出一丝狂热的龙,心里都不由一凛。

或许,那卷轴非比寻常,离卷轴较近的弗兰奇果断的拿起卷轴,龙见此也不在乎,而是举起映像虫,把洞内的一幕尽收眼中,形成画面传播到世界各地。

仿佛就在宣道:这,就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大密宝!

事实上,洞中的事物确实称得上大密宝这个称号。

崇尚财富的人看到财宝,崇尚力量的人看到恶魔果实,只有极少数的人看到了历史正文,这才是大密宝,拥有所有人想要的东西。

也在这时,无穷无尽的欲望在世界各个角落悄然滋生。

“你有什么目的!”香克斯瞥了一眼映像虫,旋即冷眼盯着龙,做出防备的姿态,其他人也是如此,尽管龙是路飞的老爹,可眼下来看,双方好像只是陌生人。

路飞对这个便宜老爹的记忆简直近乎无,而龙相对于亲情,更想亲手促成盛世王朝。

“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让真相暴露在世人眼前,至于这些财宝和恶魔果实…”龙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望向历史正文。

西蒙却不管警惕的香克斯等人,平静的走向罗宾,准确的说是走向历史正文。

索隆见状冷然的拔刀出鞘,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攻击,因为他感觉不到西蒙身上有半点恶意和敌意,所以他没有出手的理由,尽管此刻已经热血沸腾。

其余人也是如此,任西蒙走向历史正文。

小山高的财宝,象征力量的恶魔果实,以及那未知的卷轴,仿佛对西蒙而言都是没有山壁上的历史正文来得瞩目。

众人就这么看着他走向罗宾,却都没有动手,眼前一幕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也在这时,罗宾忽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似乎是解读完了所有的古代文字,她从文字中的世界回到现实后突然看到身旁站着一个人,看清人是西蒙后,不由惊呼的后退了几步。

那一刻,她真的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看到伙伴们都在看着她,饶是成熟稳重的她也开始不知所措。

西蒙略微仰头,目过十行,扫过一排排形状各异的文字,没有一个是他所认识的,更别说是找出希特勒刻下一半的字。

“石壁上有法兰克三个字吗?”无奈,西蒙只能向罗宾问道。

旁顾无人,这简直就是此刻西蒙的写照,无视了洞中剑拔弩张的气氛以及洞中的人。

“有的。”罗宾本就成熟沉稳非常,很快的就冷静下来,她没感觉到西蒙的敌意,所以也稍微放心,甚至看到西蒙的出现还感到一丝喜悦。这一丝的喜悦她自己也能察觉,也知道那是源于愧疚所产生的情绪。

尽管在最初的二十年中她靠着背叛无数人活了下来,但是背叛的人都是恶人,所以她从来没有愧疚的情绪,唯独在阿拉巴斯坦的时候,她首次为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愧疚。

西蒙眼前忽的一亮,略微激动的道:“告诉我在哪里。”

罗宾点了点头,也许是出于愧疚,修长的食指立即指向左边开头的一行字,那行字的字体不像现今世界的字体,是独立的,一行字写到一半便是嘎然而至。

西蒙静静凝视着那一行字,即便他不知道字的意思,却可以看出最后一个字的落笔透着多么不甘的情绪。

那最后一个字只写到了一半…

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几千年甚至更久远的人事物透过一块石壁上所记录的一行字,在现代人眼前摊出一幅画卷。

“就这是历史的意义…”直观的感受令西蒙情不自禁的自语道,如果没有重剑里的希特勒,他就不会在这里,也不能亲身去感受。

罗宾尽管不怎么明白西蒙这突然而发的感慨,却产生了共鸣,轻轻点头后,也看着面前的历史正文。

“能告诉我那一行字的意思吗?”片刻后,西蒙想到了要事。

罗宾没有拒绝,神色庄重的念出那一行字的意思:“我来到世界尽头,虽死不悔,在此留下我名,我是…很抱歉,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名字,我无迹可寻,所以解读不出那几个字。”

她只能通过自己的理解大致解出话里的意思,无法将原话完整的翻译出来,毕竟那是几千年甚至更久远的文字,能解读出大致意思的世界上恐怕只有罗宾一人。

“没关系,因为那几个字我知道。”西蒙轻轻点头,不顾罗宾惊讶的神色,对着石壁轻语:“法兰克.希特勒,这是你的名字,我将永远记得这个名字的主人是第一个踏足尽头的人,也将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帮助。”

声音很轻,轻到只有罗宾一人听得到,此刻她正因为听到,妩媚动人的脸上已经惊容满面。

一个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人如何和现在的人联系?

任罗宾如何惊讶,西蒙不管不顾,问道:“你可以用那种字体写出法兰克.希特勒吗?”

罗宾压下心中惊异,摇头道:“我只能解读。”

言下之意就是做不到。

无法用同样的字体书写完整,西蒙遗憾的轻叹一口气,忽然,他念头一转,想到用现在的文字写下也不错,这样才有人知道希特勒的存在。

眼里一亮,西蒙想到就做,伸出裹着武装色霸气的食指在那一行字后面继续写下:他是第一个踏足世界尽头之人,他的名字是,法兰克.希特勒。

一笔一划,缓慢却力道非比,在号称永不磨灭的历史正文上刻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字。

罗宾在一旁看着,掩着嘴,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不提罗宾,其余人也是如此,也包括了龙。

能在历史正文上刻下文字的人都是举世强者,这个讯息或许不是很多人都清楚,可毫无疑问的是,能在历史正文上刻下文字,就已经侧面反应出此人的犀利程度。

要知道,当初的世界政府煞费苦心也想毁掉历史正文,然而最终只能失败告终,可眼下西蒙却能在上面刻下文字,也就是说,西蒙拥有整个世界政府都做不到的力量。

洞内忽然安静了下来,只余西蒙银勾铁画所产生的刺耳声音。

过了几分钟,西蒙写下最后一个字,也完成了对希特勒的承诺,至此,他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意义了。

对尚处在震惊中的罗宾道谢后,西蒙干脆的转身朝着洞口走去,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路飞一眼。

眼睁睁看着西蒙进来,又眼睁睁看着西蒙出去,那种随意的态度令人恼怒,可却凭空生出一股难言的气势。

无法出口,无法挽留!哪怕是索隆,竟无法挥刀直言。

“等等。”他人无法挽留,龙却有不得不留下西蒙的理由。

看到恶魔果实和财宝后,他就有了这个想法。财宝也好,恶魔果实也罢,都不是他所需要的,而且也难以得到,既如此,那就毁掉吧。

而当西蒙在历史正文上刻下文字后,龙震惊之余也确定了想法。

西蒙停下脚步,毕竟被龙救过一命,转头看着龙,面无表情。

龙道:“财宝和恶魔果实都需要毁掉,包括那棵树。”

西蒙平静道:“给我一个理由。”

龙淡淡一笑:“那是欲望的根源,吸引着无数人。”

只一句话,就解释了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如果这欲望的根源不拔掉的话,那么大海贼时代就无法落幕,简单而直观,令西蒙无法不答应。

“我会等,等你所说的话成为现实。”西蒙返身走会洞内,走到那小山高的财宝前。

“你想做…”已经私下把这些财宝当作是自己的娜美如何会让西蒙毁掉财宝,刚想开口阻止西蒙,可话才说到一半,西蒙已经霸道的对着财宝出拳。

没有太大的动静,然而财宝却在这一拳下眨眼成了粉状。

娜美呆住了,可这还没完,西蒙再度一挥掌,仅掌风就把那金粉震成更微粒的存在,一掌接一掌,就在世界所有人的注视下,那小山高的财宝化为了虚无。

亲眼看着财宝变成虚无,娜美整个人都失去了几魂几魄。

西蒙的肆意妄为惹得汉库克很是不爽,虽然她很感激西蒙杀光了天龙人,可是高傲的她无法忍受西蒙目中无人一样的姿态。

就在她打算出手教训下西蒙的时候,路飞喊了声:“汉库克。”

汉库克当即羞红满面,教训西蒙的想法也随之被抛之脑后。

阻止汉库克后,路飞保持了沉默,对西蒙的行为没有半点阻止的意愿。

不过就算路飞要出手阻止,西蒙依旧会不顾代价毁掉恶魔果实,没有人阻止的话自然省了点功夫。

见路飞不阻止,其余人也一样沉默,看着西蒙用同样的手段毁掉了恶魔果树,以及二十多颗果实。

“疯子!”

“混账,怎么可以这样!”

“老子的财宝,老子的恶魔果实啊!”

以此同时,世界各地的人通过直播看到这一幕后,纷纷骂起西蒙,更有甚者根本不顾西蒙的凶残名声,对西蒙起了杀意。好像在这一刻,滋生的欲望全部化成了敌意,全部投放在西蒙身上。

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不过就算西蒙知道自己的举动会造成这样的影响,他还是会执意这么做,因为那个存在于想象中的世界非常的重要!

除了流出海外的透明果实,洞内就只剩下路飞手中的烧烧果实,其余那些被毁掉的恶魔果实究竟还会不会长出来却不知道了。

西蒙平淡的瞟了一眼路飞手中的恶魔果实,顿了顿,他直接转身离去,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出声挽留,包括了索隆……

锁紧眉头注视着西蒙的背影,索隆咬了咬牙,随后沉默的还刀入鞘。

见西蒙毁掉财宝和恶魔果树,龙嘴角荡起一丝微不可察的满意弧度,他很清楚在直播下干下这一件事情会造成什么影响,不过在事情发生之后都无所谓了。

等西蒙离开后,龙并没有关掉映像虫,而此刻世界各地的人都骚动起来,短短十分钟,世界各地的死亡人数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

因为暴怒无法消除,所以恶人通过杀戮来消气!

...

一个月后。

有关最终之岛的事件闹得沸沸腾腾,反倒是世界政府的倒台和海军的败亡影响降到了零点,值得关注的事情一件件涌了出来,令还未稳定下来的世界颇感措手不及。

不提大秘宝,革命军的强势崛起令许多暗里打算兴风作浪的势力直接偃旗息鼓,而在政府倒台之时开始毫无顾忌作恶的人都在几天内被杀掉,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一个月,才令那些高调的恶人开始懂得低调。

虽说革命军强势崛起,可却也无法面面俱到,四海以及伟大航道前半段已经纳入革命军的管理,不过新世界依旧难以入手,皆因新世界里的人战力普遍很高,想要将新世界纳入麾下管理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做到,不过在无强敌的情况下,所需要考虑的就只是加快速度。

这些讯息耳熟人祥,不过西蒙却一知半解,因为那一天离开之后,他便是随意寻了个方向前进,想要依靠自身的记忆回到来到这个世界最初的岛屿--西贝岛

一路飞飞停停,停留过很多岛屿,整整耗费二十多天才离开了伟大航道来到四海,其后又耗费了十来天才找到了西贝岛。

一路毫无方向感的茫然旅行没有给西蒙带来半点烦躁之感,反倒令他享受这样的旅程。

离上次踏足西贝岛的时间也过去三年之多了,然而岛上的沙滩和树木都没什么变化。

西蒙再次踏足这承载了浓浓回忆的岛屿,已经能坦然面对,他站在沙滩上闭上眼睛,然后展开双臂做出一个怀抱天空的动作,远方有几个趁着快到饭点的时间跑出来玩耍的小孩子莫名其妙望着陌生的西蒙。

“先去看一下昆克大叔和西比吧,然后再去看老烟枪和达斯琪。”西蒙睁开眼睛,微微一笑,身子原地弹起,踏着空气朝着东边方向的悬崖而去。

几个呼吸的时间,西蒙就来到了悬崖上。

悬崖边上的两座坟墓面朝大海,无言沉默的看着日升潮退,每日都是如此,坟墓周遭很干净,显然是有人时常来打扫。

西蒙静静望着坟墓,轻声道:“昆克大叔、小西,这次来得匆忙,没带东西来看你们,不过我现在的时间很充裕,明天一定补上。”

轻声自语完后,他便是安静的坐在两座坟墓的中间,怔怔望着快要落下的残阳。

就这样整整坐了一天一夜。

日落日升,初晨时的露水在他的肩膀上凝结出一颗颗水珠,薄雾飘荡,掩不了逐渐明亮的阳光。

“嗒嗒。”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使得发呆中的西蒙惊醒,凭借着见闻色霸气,他直接就感知出了来人是荷德。

“咦?”西蒙没有立即起身,荷德走上悬崖却发现坟墓旁坐着一个人,当即惊异一声。

“荷德爷爷。”西蒙这才激动的起身,抿紧嘴唇,回身望着荷德。

岁月如刀,几年前还颇为健朗的荷德此时已是古稀之年,皱纹一片片覆盖了他的身上所有地方,唯一看不出老态的就只有他还能稳健走动的一双腿了。

“你是……西蒙!”看着眼前面貌依稀熟悉的西蒙,荷德浑浊的眼珠子忽然一亮,颤颤巍巍的道:“我还担心等不到你回来的一天,现在……呵呵。”

荷德呵呵一笑,一脸的欣慰,忽然,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笑道:“现在应该叫你小立吧。”

西蒙深深的吸了口清晨的口气,然后重重的点头。

“嗯。”

..

再度回到西贝村,回到那栋依然耸立的房子里,西蒙度过了这漫长时间里最舒服的几日。

一天下来只是和久别重逢的村民聊天就能使他感到万分的满足,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这个人是萨博。

客厅内,西蒙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萨博,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萨博也不恼西蒙的态度,轻轻一笑后,环顾四周,笑道:“这里倒是一个不错的养生地方。”

西蒙脸色蓦然一冷,眼神如刀,狠狠刮着萨博,仿佛下一秒便会奋身而起杀掉他。

这如刀一样刺人的眼神令萨博的笑容难以维持下去,顿了顿,他也直奔主题。

“我此行是给你带来几个消息,首领说过你可以选择不听。”

西蒙点头,淡淡道:“说。”

萨博皱了皱眉,还是尽忠的叙道:“第一个消息,路飞得到了海贼王的称号。”说到这,他看了一眼西蒙的表情,发现后者很平静,再继续道:“第二个消息,除了新世界中尚有些没有打压下的海贼,四海以及伟大航道前半段已经没有以海贼身份自称的人。第三个消息,联合国正式成立,成立的第一天就废除了贵族制。”

顿了顿,萨博道:“第四个消息,莉莉丝和莉莉尤找到了各自的目标,现在过得很好,还有,达斯琪目前在罗格镇,以上。”

听到第四个消息,西蒙神色才荡起一丝波澜,他淡淡道:“消息我会去验证,你可以走了。”

萨博闻言暗自恼怒,却也不好发作,只能顺从的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下。

“难道你不想知道那天你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西蒙默默看着萨博的背影,冷淡道:“对此,我毫无兴趣。”

“那真是可惜了。”萨博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房子后留下了一句话,“路飞可是做了一件不比你差的大事呢!”

待萨博离开半小时后,一直在客厅里坐着的西蒙这才低声自语:“是吗……”

三天后,罗格镇西街一家刀具店里。

“斯莫格中将,可以请你不要在这里抽烟吗?这样会赶跑客人的!”看着店里如同发生火灾一样的烟雾,达斯琪颇感无奈,店开了一个多月,却没有卖出半把刀,倒是有位客人拿了把刀来保养,却被斯莫格用平淡的语气说出那把刀劣质的重重,气得那位客人摔门而出。

“叫名字的时候,后面不要加上中将二字。”斯莫格套着一件休闲上衣,躺在一张沙发上,悠然自得的抽着烟。

“一时改不了口。”达斯琪吐了吐小舌头,忽然如同暴怒的狮子一样跳了起来,“不要转移话题!”

斯莫格挠了挠头,暗道:这丫头越来越难缠了啊。

叮铛……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铃铛声,达斯琪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的微笑道:“欢迎光临。”

“哟,看来你变得聪明了很多,能这么快就发现老烟枪在转移话题。”一个人站在门口淡淡笑着。

达斯琪呆呆望着站在门口的人,说不出半句话来,就这么看着,一直移不开目光。

躺在沙发上的斯莫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早在西蒙来到门口的时候,他便是察觉到气息了。

“现在,你们还有迟疑的理由吗?”暗自想着,嘴角的笑意愈发浓郁。

完。

海贼王之漫漫长路128:

阅读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收藏夹;或者点[加入收藏];或者添;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jureshu.Com[聚热书中文拼音]

(快捷键←)上一章本书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会员特权:1.推荐热门书本,尽享受阅读快乐。2.无限收藏喜欢书本,永久免费。3.给管理员留言,实时关注更新状态!点击[注册会员]

百度搜索:《海贼王之漫漫长路》TXT全集下载 《海贼王之漫漫长路》全文阅读 《海贼王之漫漫长路》

阅读提示:

1、《海贼王之漫漫长路》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聚热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海贼王之漫漫长路』让更多书友知晓。

2、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海贼王之漫漫长路》,以方便日后阅读《海贼王之漫漫长路》。

3、阅读《海贼王之漫漫长路》全文时,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海贼王之漫漫长路》章节列表。

4、如果你发现《海贼王之漫漫长路》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点击上面的“近期未更新”通知我们,我们会马上处理,谢谢你对聚热小说网的支持!

聚热小说
聚热小说
聚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