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正文 76.076_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 > 《穿成女扮男装的男配后(穿书)》正文 76.076
    一秒記住『聚♂热÷书→www.JuReSh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订阅不足60%, 显示为防盗章  喜儿脚步有些游移,这会担心地看了一眼身前的靳相君。

    “小姐, 若是被发现, 不说郡王会惩罚, 小姐的名声也会……”

    话还未尽,就被靳相君打断,她皱了皱眉,微冷的声音响起。

    “喜儿, 你逾矩了。”

    因着着急, 靳相君一时倒忘了伪装亲和良善,不自觉带上了些上一世上位者的姿态。

    她如何不知自己的行为在这个时代是属于离经叛道,但她实在耐不住“相思之苦”,即使不能同黎青言搭上话,就是远远看他一眼也足矣。

    靳相君拽了拽身上的南安郡王府的“下人衣裳”,眉眼闪过一丝坚定。

    而喜儿因为要等黎青堂换好衣服, 所以不能陪同“女扮男装”的靳相君去前院窥伺, 只得担忧目送靳相君的背影而去。

    ***

    等到靳相君走到前院时,气氛却似乎有些微妙。

    她朝思暮想的黎青言正站在院落中央,靳相君眉梢乍喜, 只是这喜色在看到黎青言的脸色时,瞬间沉了下来。

    一如往昔冲击的容貌上, 现在流露出的是靳相君从没见过的阴郁, 细看这下, 黎青言手背因为拳头攥紧, 凸起了几道青筋,显然,他在奋力压抑着什么。

    而黎青言对面是一个靳相君不认识的世家子弟,眼神中对黎青言的不屑,同样十分明显。

    而本是主人的南安郡王这会却不知去哪儿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彼此身后倒有不少看热闹的世家子弟,只是大多都作壁上观。

    不过看世家子弟的站队,世家子弟身后的人明显要多于黎青言身后的。

    靳相君眉目一凛,穿着小厮衣裳的她,不复往日和善,反而冲着那位世家子弟流露出了一丝狠厉,当然这丝狠厉闪过的极快,靳相君如今打扮地毫不起眼,倒是无人注意。闪舞小说网..

    眼下的情况,光看一眼,她就明了。

    此人竟敢在她的地盘,让她的心上人不快!

    事情果然没出靳相君所料。

    同黎青言僵持的世家子弟,名为刘晋,仗着自家父亲是官居二品的礼部尚书,母亲是广德公的表妹,在盛京横行霸道,逗蛐遛马,贪于享乐,是盛京有名的纨绔。

    黎青言若是人人夸的“别人家孩子”,刘晋就是家长们嘴里的“反面教材”。

    大人们虽不至于当着刘晋的面说他坏话,但这些闲言闲语,他想不知道也难,关键这些大人,还总将黎青言同刘晋,两个极端放在一起比较,以至于一贯眼高于顶,自命不凡的刘晋将黎青言恨上了。

    前些日子,黎青言吃了“烟雨先生”的闭门羹,可把刘晋高兴坏了,一直寻思逮个机会,让黎青言好好出一场难堪,也能发泄他这些年被众人拿来同黎青言作比,还被黎青言狠狠踩在脚下的怨气。

    方才,南安郡王前脚一走,刘晋心思就活络开来,直直去找黎青言挑衅,他想要给的难堪,可不是只从言语上,而是从实际行动上。

    大人们不都觉得黎青言比他好吗?

    哼,他今日倒要给众人瞧瞧,他刘晋不比黎青言弱的,至少在某一方面。

    只是刘晋没想到黎青言那么“怂”,任他如何挑衅,他只是绷着一张脸冷冷摆手不应承,还直说自己并不擅长。

    他当然知道他不擅长,不然也不会同他比这个。

    可好不容易能逮着黎青言一次,刘晋又如何能放过他。

    气急之下,刘晋就有些口不择言了,出言讥讽道。

    “听闻长平侯府的老侯爷当年也是个骁勇善战的人物,怎么如今头脑不清醒了,连带孙子都教的这般胆怂了?”

    “若是这般,我可真是羡慕老侯爷,到了这把年纪,还能不谙世事,不然看到如今的子孙后辈,可不得好受一顿气。”

    刘晋本就被其爹娘惯得有些无法无天,再加上背景旁人确实不敢得罪,这不敬长辈的话,说出口他也没有多大在意,如今气急的他,只想将黎青言狠狠奚落一番。

    可就在话音一落,刘晋本想再嘲笑黎青言一番,他嘴角刚刚勾起时,便愣怔住了。

    只因方才虽冷着脸但满眼却是漫不经心的黎青言,如今却是全然收紧了表情,黑亮的瞳孔仁儿,就这么静静看着他,虽然看似平静,可刘晋好似第一次在黎青言眼里看到了“情绪”二字。

    而下一刻,黎青言笑了,笑到了一个恰好的弧度,却笑得在场人都颤了一下。

    尤其是黎青言对面的刘晋,他心头没来由的一紧,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黎青言的笑容,但却觉得…觉得笑得他有些瘆得慌,而且,这种时候,他怎么能笑得出来!

    在场无人理解黎青言为何发笑,正如在场从未有人了解真正的黎青颜。

    在现代,黎青颜是出了名的亲善,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过有些不喜欢黎青颜的人,会说她是“笑面虎”。

    对此,黎青颜并不反驳。

    她从来不是温和的小白兔,只是因为无人触及她的逆鳞,所以,并没有人发现她隐藏在温和面皮下的森森虎牙。

    而黎青颜的逆鳞,便是她的家人。

    在现代,是她软和柔弱的母亲和调皮不成器的弟弟。

    在这里,便是保有童稚之心的黎老侯爷。

    刘晋便是说到原身父母,黎青颜都不会如此动气,偏巧他拿黎老侯爷作筏子,这不是上赶子找抽吗?

    黎青颜越是生气,脸上笑得越欢,冷然的气质似乎全然一变,朗声同有些愣怔地刘晋道。

    “我比。”

    没来由的突然答应,让刘晋还有些发懵。

    而且,现在勾起唇角,笑得软和可亲的黎青言,怎么感觉比方才还可怕了些。

    因着心尖诡异,愣怔的刘晋一时没答话。

    见状,黎青颜略微一挑眉,如玉的面庞浮现一丝从容和笃定。

    “如何?莫不是怯了?想同我比诗文?”

    黎青颜话语依旧平淡,但听在刘晋耳里,却是刺耳,只觉自己被嘲笑低看了。

    世人皆知,他刘晋才学不济,即使黎青言被“烟雨先生”否了,在才学方面,也不是他能比的,不然也不会想出这个法子来挑衅黎青言。

    黎青言如今说这话,是在嘲笑他只会挑他的短处来比吗?

    刘晋瞬时被气噎着了,也不管心头诡异,脑子一热,就点了头。

    娘的,在他擅长的方面,还能怕了黎青言这个小白脸不成?!

    黎青颜回想了一下,对这一趟南安郡王府之行,还是极为满意的,既没有见到靳相君,也没有表现出“谪仙”的气质,连带南安郡王也不是那么待见她,甚至连书中男主白景书,她都友好地保持了“路人关系”。

    要是照着这么个路子走下去,她应该能好好活到“完结章”吧。

    黎青颜之所以那么笃定南安郡王不待见她,除了因为原书剧情,深知南安郡王的门第观念外,还因为她送的礼物。

    想到这里,黎青颜脸上不由划过一丝小得意。

    别人都在打听靳相君的爱好,送的都是靳相君喜欢的东西,黎青颜偏反其道而行,说送给南安郡王,还真就送南安郡王喜欢的东西,一点靳相君喜欢的礼物都没准备,而且,她礼物送的中规中矩,只能说不落长平侯府的脸面,算不上出挑。

    这回,南安郡王应该能明白她并没有高攀他们府上的心思吧。

    可有些事就是出了黎青颜的意料之外。

    南安郡王看了眼手里块头颇大的“伽南香”,心里是惊喜万分。

    “伽南香”这种香料,在前朝算不得名贵,可到了大燕朝因为开采过度,越发稀少,这价格也就飙升了上去。

    而且还有价无市,光他收到的这块,便值百两金。

    惊喜过后,南安郡王不由诧异,黎青言是怎么知道他这个鲜为人知的爱好?

    方才听小厮说,黎青言在投壶游戏中还赢了刘晋那个小纨绔,而且赢得颇为漂亮。

    先前相君说起过黎青言的才学甚好,他还只当是个会念几句诗的酸儒书生,如今一看,倒不愧是出身将门之后,不辱没出过“兵马大元帅”的长平侯府的家风。

    南安郡王摸上黎青言花了大手笔送来的“伽南香”,一丝丝满意渐渐浮现在他眼里。

    ***

    静悄悄不透一丝光亮的房间内。

    黑甲男子将刻有“七月初三”日期的竹筒高举过头顶,而他跟前则放置着一个黄金纹锦盒。

    黑甲男子朗声恭敬道。

    “主子,不知黎世子的礼物如何处置?”

    台阶之上,依然是那道看不清晰的身影,只是这回他并没有在下棋。

    他看了一眼那俗气的黄金纹锦盒,忽然想到黑甲男子呈报里的黎青言。

    耐不住肚饿,还会偷偷摸摸地摸小肚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聚♂热÷书→m.JuRe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