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正文 229:你对女下属一向这么和颜悦色么?_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正文 229:你对女下属一向这么和颜悦色么?
    一秒記住『聚♂热÷书→www.JuReSh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如晚的声音怅然若失,程如清见不得姐姐这副失落的模样,心下难平,嘴上无遮拦:“想起来又怎么样?姐夫已经被妖艳贱货勾走了。..”

    “你说什么?”程如晚没听懂。

    “清清,少说两句。”周知月打断姐妹俩的话,不高兴地看向程如清:“还想回哥伦比亚是不是?”

    程如清缩缩脖子,没敢再吭声。

    她才不要再回那地方,近段时间姐姐情况大好,她求了父亲好久,父亲才同意她暂时回来看姐姐,她要争取留下来。

    上次她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就被家里送去那么远,都怪那个宋羡鱼,也不知道给姐夫灌了什么迷魂汤。

    程如晚在病房陪了程如清一会,周知月动了送她回家的心思,程如清不想母亲太担心她,顺从了母亲的安排。

    母女俩从病房出来,周知月看着眼神透着懵懂的女儿,“以前那些事,想不起来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以后过得好。”

    这话,周知月语重心长。

    当初她并不看好季临渊这个在外长大的私生子,恶劣环境下成长的人格多数不健康,无奈自家女儿着了魔一样一颗心都系在季临渊身上,她这个当妈的怎么劝都没用。

    程如晚为了季临渊,也做过不少糊涂事,在圈子里闹了不少笑话,现在季临渊已经娶了别的女人,程如晚恢复记忆后难保不会重新爱上他,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妈,听您的意思,我真的忘了很重要的事?”程如晚站住脚,狐疑地望着母亲。

    “……”周知月惊觉言多必失,笑了笑转移话题:“今天小玉坐诊,这会儿估计在门诊部,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程如晚乖顺地笑:“好啊,正好我有点事想问他。”

    外科门诊外排了长队,程如玉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对面坐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不知道说了什么,一张俏脸泛红,模样娇羞。

    护士认识周知月,连忙进去告诉程如玉外面有人找。

    程如玉给少妇开了单:“先去做个彩超。”

    说完把笔盖上笔帽插进大褂外兜,起身出来,见到长姐和母亲,他声音带着忙碌:“你们怎么过来了?清清怎么样了?”

    周知月:“我送晚晚回去,顺便来看看你。”

    程如晚定定地瞅着程如玉穿白大褂的样,脑海里闪过某个画面,很模糊。

    “我有点事想问你,过来一下。”

    两人到了角落,程如玉说:“什么事啊?不重要的话晚上回家再说,后面还有很多病人。”

    “我午休时做了个梦,跟你有关,可我又觉得不是梦,所以来问问你。”

    程如清想着梦里朦胧的场景,一面说:“梦里我……跪下求你什么事,你很生气,我求了你许久,后来你还是点头答应了,我想知道,这只是我的梦,还是曾经真实发生过,如果发生过,那我当时在求你什么?”

    程如玉一怔。

    自从请来美国那位专家,程如晚的病情逐渐好起来,越到后面好得越快,程如玉不禁有些担心,不知道等她彻底好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我还以为什么重要事,这么神神秘秘,没有的事,你要想让我做什么,一句话做弟弟的就赴汤蹈火,哪里需要跪下求我?”程如玉不打算说实话,况且实话也不好说:“不过是个梦,别疑神疑鬼,没什么事我回去了,患者都等着我呢。”

    “真的?”程如晚有些质疑,近段时间她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有相当一部分后来想起来,是曾经的记忆。

    “就我们这姐弟关系,我还会骗你?”程如玉虽小了两三岁,但个头比程如晚高出一个头,又比她多了十多年的社会阅历,看起来像个哥哥,摸了摸她的头,程如玉说:“你能恢复成这样已经很好了,我倒希望你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多好。”

    程如晚笑笑:“没人愿意当一辈子傻瓜。”

    ……

    再说宋羡鱼,季昌历离开后,季临渊吩咐秘书长准备些下午茶,便又去了会议室。

    再下会议桌,已经是五点多。

    回到总经办,办公室里没有宋羡鱼,季临渊以为她在休息室,正要过去寻人,秘书长过来:“太太觉得闷,去楼下散步了。”

    季临渊深邃的视线看过来,不怒自威:“她一个人?”

    稀松平常的语气,秘书长却不知为何心头一阵乱跳,忙解释道:“我手头有点事没处理完,让小张陪着下去了。”

    季临渊点点头,转身回电梯。

    秘书长确定老总走了,才抬头,恰好铺捉到老总修长稳重的背影,在拐角处一闪而过。

    来公司好几年,从没见老总对哪个女人这样过,不动声色间流露出来的关心和在意,刚才简单的‘她一个人’四个字反问,秘书长想,如果她没安排人跟着,当真让太太一个人下楼去逛,老总会不会因此责怪她。

    季临渊待下属一向赏罚分明,可也保不齐为了心爱的女人色令智昏,英雄难过美人关。

    ……

    宋羡鱼没走远,就在公司门前围着喷泉池转了两圈,好好欣赏了一番vinci总部大楼的气派,五星红旗与印有‘vinci’字样的旗帜猎猎作响。

    见宋羡鱼想在喷泉池边坐下,小张忙掏出纸巾擦了擦池边的灰尘,又铺了张干净的纸巾,宋羡鱼拿走那张纸,擦了擦旁边的位置,“一块坐吧。”

    小张有些受宠若惊。

    宋羡鱼手里捏着那张沾了灰的纸巾:“我没那么娇气。”

    小张不知道宋羡鱼的脾性,不敢随意说话,只捡了好听的说:“您脾气真好,难怪季总喜欢您。”

    这句奉承话说得并不高明,听得人多少有些尴尬。

    宋羡鱼笑了笑,看着比自己大了几岁的脸庞:“你刚工作不久吧?”

    “您怎么知道?”小张惊讶,她今年二十六,研究生刚毕业,这确实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刚转正不到一个月。

    宋羡鱼没什么看人的本事,只是小张说话和秘书长显然不在一个段位,加之她面对自己不像秘书长那么从容镇定,才会有此猜测。

    “你跟你们秘书长处得怎么样?”宋羡鱼问得不动声色。

    小张有什么说什么:“还可以,秘书长要管着我们,上班时候比较严格。”

    “你们经常加班吗?家里人会不会有意见?”

    “有时候会加班,我住公司分的宿舍,不跟爸妈住,他们巴不得我加班好好工作,才不会有意见。”

    宋羡鱼勾了勾唇角,“其他人也都住公司宿舍?”

    “嗯,除了秘书长,其他几位秘书和助理都住宿舍,我们经常一块出去玩。”

    “只有秘书长不跟你们住?她是京城人?”

    “不是,她跟男朋友在外面租房住,不过好像要结婚了,那天我听见她跟人事部总监聊天,说准备请一个月假,不办婚礼直接去拉加维加斯旅行结婚。”

    宋羡鱼笑:“秘书长要结婚了呀?这是喜事,回头我跟临渊说给她带薪放假,算是借花献佛给她的贺礼。”

    “她一定很高兴。”小张笑得心无城府。

    残阳的余晖洒下来,给宋羡鱼周身的轮廓镀上一层半透明的金色。

    季临渊走出集团大门,就看见宋羡鱼两手撑着喷池边,坐在那儿看夕阳的样子。

    小张先发现季临渊的到来,她立刻站起身,即便是提倡人人平等的今天,面对真正的掌权者,普通人仍做不到把自己和那些人放在同一层面上,强者的气场,会让普通人敬畏。

    宋羡鱼见小张这样,扭头瞅见朝自己走来的季临渊。

    男人五官威严,单手插兜的模样透着股潇洒的男人味。

    宋羡鱼跟着站起来,季临渊已经到了跟前,她抬眼看他,双目明亮:“忙完了?”

    季临渊嗯了一声,然后对小张说:“没事了就下班回家吧。”

    小张喜形于色,莺莺道了谢。

    到底阅历浅,即便有所掩饰,女人对于成功男人的那股崇拜和倾慕仍是有端倪可寻。

    这里的倾慕局限于暗恋,也是女人对有本事男人的那种欣赏。

    宋羡鱼手指无意识地揉了揉手里的纸巾,笑容越发深:“你对女下属一向这么和颜悦色么?”

    她咬重了那个‘女’字。

    季临渊湛黑视线投在她吃味的脸上,握着宋羡鱼手臂把人拉到身边,“这就叫和颜悦色?”

    ……

    小张回到总经办,秘书长问了一句:“季总和太太走了?”

    “嗯,季总叫我们没什么事就下班回去。”小张收拾东西,忽地想到什么,扭头看向秘书长:“太太真好相处,还关心了我们要不要加班,家里人会不会有意见。”

    秘书长敲键盘的手指一顿。

    小张还在说:“太太知道你要结婚,说要让季总给你带薪放假,太太对你可真好,希望我结婚的时候太太也能给我一个月的带薪假。”

    秘书长看了眼小张眉飞色舞的样子,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被人套了话。

    二十六岁,又是研究生毕业,倒不如那个二十岁大学还没毕业的,不过秘书长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先找到男朋友再说吧。”

    说着,秘书长忍不住审视自己以往的言行,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妥,才让老总太太起了这样的疑心。

    ……

    秘书长不知道,宋羡鱼每次看见她,总会下意识想起林逾静来,想到林逾静以往的那些行为,心里难免会不舒服,秘书和老总,这两个角色向来容易叫人想入非非。

    晚饭季临渊本想带宋羡鱼在外面吃,刚到饭店门口,接到季老夫人的电话,叫他和宋羡鱼回老宅吃。

    罗伊雪和季司晨从卢森堡回来了。

    季司晨从美国辗转去了瑞士,最后又去了卢森堡,折腾了几个月,国外的医疗水平确实高于国内,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

    季临渊随口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饭店包厢,点完菜,宋羡鱼看向桌对面拎茶壶的季临渊:“不回去真的没关系吗?”

    季临渊把倒好的白开水放到宋羡鱼手边,又拿起另一个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声音温润:“现在你和孩子最重要,别的不用考虑。”

    季司晨怎么伤的,别人不清楚,季临渊清楚,季司晨自己也清楚,季临渊了解季司晨,阴险有余,狡诈不足,季临渊不希望宋羡鱼有任何面临危险的可能。

    宋羡鱼听了那句‘你和孩子最重要’,心头生出丝丝缕缕的甜蜜,这个男人不常说甜言蜜语,每次说,都叫人心生欢喜。

    吃完饭,两人去医院看宋子明。

    下午宋羡鱼在电话里告诉宋子明季临渊回来了,宋子明千叮万嘱让她晚上把人带过去。

    去的路上,季临渊开车,宋羡鱼靠着副驾驶假寐,右手被男人不轻不重地攥着,悠扬的轻音乐回荡在逼仄的车厢里,温馨而安宁。

    手机铃骤响,打破了这份宁静。

    接听,那边传来王锦艺八卦兮兮的声:“我刚才听到一消息,你那个便宜姐姐年底要升啊,听说跟她对着干的那姓罗的被上头一姓季的领导给弄走了,是你老公的手笔不?”

    宋羡鱼看了眼侧脸冷峻的季临渊,“我不知道。”

    “你这老婆当的,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王锦艺鄙视:“他没跟你说啊?”

    宋羡鱼弯了弯唇:“你倒是消息灵通,什么都知道。”

    “必须的,我还知道我们老板准备结婚了,你家那傻白甜舍友肯定找你哭诉。”王锦艺一说到萧爱就一副很不屑的口吻。

    “结婚?”宋羡鱼诧异了一把,没想到这么快。

    王锦艺道:“稀奇吗?我们老板也快三十了,又喜欢女神那么多年,现在情投意合,不结婚才不正常。”

    挂了电话,宋羡鱼扭头问季临渊:“季思……五叔要结婚了,你知道么?”

    季临渊看了她一眼,声音沉稳:“上次遇见,听他说过这个打算。”

    “不知道小爱知道了什么反应。”宋羡鱼估计那小妮子肯定要哭鼻子,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处处都有,听别人的故事不觉得有什么,落在自己身边人身上,宋羡鱼难免唏嘘。

    “伤心也伤心不了几天,不必担心她。”季临渊看人一般不出错,萧爱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

    ……

    到医院,宋羡鱼和季临渊刚出电梯,就听见不远处的过道里传来一阵争吵。

    “呸!不要脸的下贱货,在网上勾引我老公,我以为是什么天仙,就长这样也好意思当三儿,哎你们大伙快来看看,就是这个贱女人,还是个公务员呢,zhengfu干部,居然不要脸第三者插足,破坏别人家庭,gongchandang就是这么培养你的?”

    宋初见被一个个高蛮横的女人扯住头发,脸颊高肿,还有几道抓痕,狼狈不堪,显然是挨过打,四周还围了三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阵仗很大。

    宋初见气得浑身发抖,“胡说八道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更不认识你老公,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杨珍不在,病房里本来就宋子明和宋初见,这个高个子女人忽然带着三个中年妇人冲进来,二话不说把她拖出病房就一顿揍,一点顾忌都没有。

    宋初见反应过来已经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宋子明气得大喘气,上前救女儿,却轻易被一个中年妇人一把推倒,摔在墙根,半响没爬起来。

    宋羡鱼过来瞧见宋子明躺在地上,吃了一惊,赶紧挤进人群扶起宋子明,冷声喝道:“谁动的手?”

    正喋喋不休散布宋初见插足事迹的高个子女人话音一顿,拿那双刻薄的三角眼看过来,将宋羡鱼上上下下打量好几遍,眼神越来越怨毒:“你谁呀?”狐狸精!

    宋羡鱼没理会她,视线一个一个扫过去,目光冷峻:“谁推的我爸?”

    “我推的,怎样?谁叫他家教不好,放纵这贱女人勾引别人老公?死了也活该!”其中一穿黑衣服的中年女人对地啐了一口。

    宋羡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甩了那人一巴掌,在对方反应过来,快速又回到宋子明身边,“这一巴掌,是替我爸打的,还有,我爸现在病着,你那一推谁都不敢保证有没有给他的身体造成影响,一会我会联系医生给他做全面的检查,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前,你别想走。”

    挨打的中年女人反应过来后又羞又怒,冲上来想扭打宋羡鱼,季临渊上前一步将宋羡鱼挡在身后,冷冷开腔:“想干什么?”

    男人的语气极淡泊,却很好地威慑住了对方。

    中年女人咽着口水往后退了几步,“别想碰瓷,我们在局里有人,信不信叫他把你们都抓进去关起来!”

    “行啊,正好我也要报警,看警察来了帮谁。”宋羡鱼说着,把视线投向宋初见,“还有,我姐姐是有未婚夫的人,我相信她不会做破坏你家庭的事,你最好回去找你老公问问清楚,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宋羡鱼这么说不是想帮宋初见,而是不想宋子明在最后的时间里还要因为此事被人指指点点。

    ‘第三者’这个词,在当今社会人人喊打。

    ------题外话------

    今天一更。

    剧透一下,高个子女人的老公叫顾北林。

    嗯,收拾宋羡鱼就靠这夫妻俩了。

    但这夫妻俩来收拾人,是自愿的,还是被利用的,就不得而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聚♂热÷书→m.JuRe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