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武之道》正文 侠武之道 第100章 夜幕下的毒_侠武之道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武之道 > 《侠武之道》正文 侠武之道 第100章 夜幕下的毒
    一秒記住『聚♂热÷书→www.JuReSh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们是直接走进去的”师兄不相信的答道。闪舞小说网..

    明秋与明亮一脸惊讶的异口同声道“直接走进去的”

    师兄看向二人肯定的点了点头。

    明亮转过身思考着走到门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师兄走到明亮身旁,说道“明亮师弟,这事要不要直接去问下欧阳庄主比较好。”

    明亮立刻转身看向师兄,答道“这万万不可,而且事情自己没弄清楚前千万不能这样做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明秋走过来问道。

    “要是这个时候大师兄在就好了”明冬站在众人的身后低着头说道,所有人转身看去,明亮与明秋互看了一眼,明亮则转过身继续看向屋外,认真道“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想其他的事,这件事如果接下来真的会发生,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做好的事,不可丢少林寺的脸,不能有负大师兄。”

    众人有些严肃的互看着彼此,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看向明亮,单手于胸前,道“是,师弟/师兄”

    明亮单手与胸前,抬头看向天空,心中想:大师兄,这个时候真的很像是暴雨风前的平静,我心中隐隐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杨天麟身后跟着四名庄兵走了进来,明亮回神看去,然后回头看向杨天麟,杨天麟走进微笑看了众人一眼,单手于胸前礼貌说道“师父们都在啊!”众人也给杨天麟行了个礼,杨天麟回头看向明秋与明亮,单手于胸前,继续礼貌道“明亮,明秋,两位师父,庄主让我前来带二位师父前去议事”

    明亮单手胸前,回礼,微笑道“那还请杨施主给我二人带路”

    杨天麟微笑再礼貌行礼看了其它人,然后转身向前走去,明亮转身对其它师兄弟说道“我们去去就回来,要是晚斋时间我和明秋师弟还未回来,你们就先用,不用等我们”

    剩下师兄弟礼貌回应,明秋与明亮跟着杨天麟等人一起离开了。

    明冬放下手微笑看去,然后转身看向众师兄弟,说道“我的师兄弟们,刚回来你们不累吗?我先回去休息了!”说完便走向自己的床铺。

    明秋与明亮一路跟着杨天麟来到了欧阳剑一的住院前,明秋与明亮不明白的互看了一眼,杨天麟边走边说道“这里就是我们庄主的住处了。”

    明亮单手于胸前看向杨天麟,问道“为何会来这里,难道是要在庄主住处议事吗?”

    杨天麟停下脚步转身微笑看向明亮二人,“这事我不清楚,天麟只是按照吩咐要将二位师父请来”,然后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没走多远看到了院门外有两名庄兵手持着剑站着,三人来到了院门外,杨天麟与庄兵打了招呼后便一起走了进去,三人走上台阶,明亮两边看看,很快走到了门前,杨天麟站在门口说道“庄主,二位师父已经来了”

    屋里传来欧阳剑一的声音,“快请二位师父进来”说着欧阳剑一突然打开了门出现在门后,微笑看向明亮与明秋二人,然后让开路欢迎明亮二人进去,杨天麟赶忙让开,明亮二人给二人行了礼便一起走了进去,欧阳剑看明亮二人走了进去,回头对杨天麟嘱咐道“天麟”杨天麟立刻看向欧阳剑一,“这段时间不管是谁都不要让他们打扰到我们,记住了吗?”

    杨天麟双手拱形作揖,“是,庄主”

    欧阳剑一露出笑容,“嗯,那外面就交给你,还有那些江湖武林来的一定要招待好,人手不够的话请长老们帮忙”

    “是,庄主,天麟记住了”杨天麟说道。

    欧阳剑一然后关上了门,转身走进了屋中,林宇,白素,轩涯老人,明亮,明秋,韩冰,白虎长老,曹建平,苏晓鹏,田兆轩坐在了两边,欧阳剑一坐在了自己的床边,看向两边笑意很快全无,认真道“在坐的诸位心中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事,而且选择在我的住处探讨这么严肃的事,也是为了排除种种因素让我们更好的进行这次的讨论”欧阳剑一抱拳向两边示意,“请诸位见谅”

    众人微笑抱拳看去,欧阳剑一微笑着接着放下了手,然后看向明亮与明秋,单手于胸前,带着歉意道“二位师父,出自少林寺,本不应该参与红尘中事”欧阳剑一看向同排其他人一眼,回神继续说道“但是此次方丈担忧在我藏剑山庄会发生大事,特令明春师父及十位最优秀的少林弟子前来相助我藏剑山庄,我欧阳感激不及,同时对于明春师父在途中为救师弟不慎落入山崖深感痛心,希望他能逢凶化吉”众人吃惊看去,“等这事一过,我一定会亲自去少林拜访少林寺,拜访方丈”

    明秋与明亮俩人坐着向欧阳剑一行礼,明亮说道“谢谢欧阳庄主,我佛看待生死,有生就会有死。但是死亡不是一切的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对于觉悟的众生,死亡更是就此解脱轮回苦海,而获得永恒快乐的大好机会。而师兄是生是死都是一次他自我的劫数,我佛不求回报,普度众生。”

    轩涯老人听了高兴的笑了起来,“小师父,说的好,说的啊!”

    欧阳剑一看向了轩涯老人,然后回头继续看向明秋与明亮二人,说道“明亮师父,众生要是早能看破,我等也不会坐在这里了商讨什么事情了,那我们接下来就开始了!”

    明亮与明秋二人点了点头,欧阳剑一收拾好心情,看向众人,说道“大家都是可能跟这件事有关系的人,那接下来先有天龙书院的凰羽先生先来说了”

    凰羽看向众人一眼,与林宇一个短暂的微笑眼神对视后,说道“绿辰,飞跃,天龙,三大书院,绿辰一夜几乎全部被杀了,只剩下当晚的几个在外的学生,之后就到了飞跃”说着看了一眼韩冰,俩人点了个头,“绿辰是三个书院中最没有战斗能力,倘若对方明着来还是有一丝生存的机会的;而飞跃书院是一半习武,一半从文的,总得来说连续两次的损失也不小,但是却意外被一位身穿粉衣的红衣教教服的人给救了,自那次后他们就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田兆轩接话道“其实他们并没有消失,而是之后就去了红衣教找红月问罪”,凰羽转头惊讶的看向了田兆轩,田兆轩看向都看来的众人,继续说道“在他们袭击飞跃书院的那晚,我的一个结拜兄弟也参与了,本来我是去找他然后想阻止他的,但是还是来迟了一大步,然后半路上看到了他们,我说出那位结拜兄弟的名字后,然后就顺带一起去了红衣教,只是在那我见到了一个全新的粉衣女子,她身上透着一股极强的寒气,而且有了霜琊剑和青凌蛇,从她的言语中她其实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那红衣教左护法是被抓回来的。”

    凰羽问“那后来呢?”

    林宇与白素互看了一眼,林宇说道“后来我见找到了她,她本性并不坏,只是很多人都为了冲她手中的霜琊剑而去的,她是为了活着才不得不那样做,而后来她也亲自将霜琊剑自愿交给我”

    欧阳剑一问道“林公子,那那柄神兵霜琊剑现在在何处”

    林宇看向欧阳剑一,说道“被我放在了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欧阳剑一看了一眼白素,林宇从白素处回头看向欧阳剑一继续说道“素素,她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在哪里!”

    欧阳剑一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众人,问道“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田兆轩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兄弟,回头说道“而今天的十强中有一位就是当初在红衣教出现的人”

    欧阳剑一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谁”

    “丁松,跟鬼域门一起来的丁松,还有斧门的冬狂耀”田兆轩肯定的说出了口。

    轩涯老人捋着自己的胡须,想了想“丁松的确是在十强中,因为他的年龄我特意观察了些,老夫记得没错的话他是无魂宗的真正幕后之人,可是怎么会和鬼域门的走到了一起呢?”

    田兆轩说道“这件事我兄弟三人有去调查过,但是这鬼域门的门主聂文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找不到任何踪迹,我也尝试用钱买通过他的手下也无人知晓,不过意外从聂文手下中知道了丁松是用手段才吞了这鬼域门的,而且好像还看上了这聂文的遗孀梅萝,这次她也来了。闪舞小说网..”

    轩涯老人笑了笑“还有这种事,看来他丁松还并没有完全没有人性”

    林宇看向众人,问道“难道这些事联想到一起,诸位是觉得跟这次有人散发谣言有关联吗?”

    欧阳剑一从林宇处看向众人,田兆轩想了想,有些不理解的说道“这次散布谣言的人将这个消息不留余地的到处散发,难道只是他闲着无事闹着玩的吗?”

    轩涯老人看向众人,说道“你们可有谁听说过这苍魂棍的事?”

    众人彼此看向左右眼前,然后都一脸不解的看向了轩涯老人,轩涯老人捋了捋胡须,双眼看向地面,说道“老夫一人行走山水百川,先出君炎王剑后出霜琊剑,所以相信也会觉得还会有类似的神兵会很出现,也去找过曾经兵器谱之前的遗迹,所以老夫认为假如真有什么苍魂棍,应该是跟林少侠的君炎王剑,还有神秘姑娘的霜琊剑,应该同属一类级别的,而且有人放出这句话,我想他肯定是比老夫知道的更多的人”

    林宇仔细的想了想,看向轩涯老人,说道“我也曾跟轩涯老前辈有一样的想法,因为君炎王剑,霜琊都出来了,按照之前他们对霜琊和君炎的排名,一个第六一个第七,难道这次要出现的苍魂棍还在前面吗?”

    轩涯老人笑了笑“那些排名不用去理会,毕竟君炎和霜琊都是曾在江湖上有出现过,而现在也有了新的主人,君炎和霜琊到底谁强谁弱现在也没有办法比较,就让他们有点思欲吧!”轩涯老人突然双眼紧皱,“江湖本来就大,而且也有很多事情我们是不知道的,难道这背后有这类一种人,他们是在下天下的棋局,而我们都是不知情况的身在其中”说完看向众人,众人脸上开始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欧阳剑一看向轩涯老人,惊讶道“轩涯前辈,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您也是江湖武林的泰斗了,他们一直潜伏不肯露面,这心真的比天还大”

    轩涯老人思考着摇了摇头,然后抬头透过窗户看向屋外,叹道“就跟着天黑了一样,他们就像这夜幕下的毒一样,不快不慢的,倘若真有这样的事,那真的是要天下再次进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明秋与明亮单手于胸前,俩人异口同声的闭目虔诚的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明亮睁开双眼看向轩涯老人,说道”“要真如轩涯老施主所言,这天下必定大乱”凰羽与韩冰互看一眼,转头看向了明亮,明亮继续说道“所幸现在我们是在这里假设,苍魂棍要真在这欧阳庄主的庄中某个地方”明亮看着欧阳剑一,继续说道“那这件事就是我们眼下要一起做的事”明亮看向田兆轩三人,说道“既然田施主说了那丁松有问题,不妨找人多留意他,如果他真有问题,只有一有动作,想必他的背后肯定潜伏的人也会浮出水面的。”

    田兆轩赶忙从怀中拿出一张印有半面彼岸花和半年荷花的白色手帕,左右两指拿着手帕的上两边呈现给众人的视野中,欧阳剑一看去,说道“这左一半应该是彼岸花的模样,右一半是荷花的模样,想必是没有错了”

    白素仔细看去,说道“欧阳庄主说的没错,正是彼岸花和荷花,各一半”说完看向众人,“而且这彼岸花是半红半白”

    韩冰看着荷花,说道“要是按两种花的寓意来说,荷花寓意着纯洁清澈,是佛教圣洁的象征。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浑身洁净美好,自古以来被人文墨客称颂,用来寓意自身洁身自好,远离世俗。”说完与明秋和明亮微笑对视一眼后继续看向彼岸花,解释道“我看过一些关于彼岸花记载,曼珠沙华、曼殊沙华、曼姝沙华的别名是红色彼岸花,音义始自文殊菩萨“曼殊”一词。表示无尽的爱情、死亡的前兆、地狱的召唤。而曼陀罗华别名白色彼岸花,它的意思是无尽的思念,绝望的爱情,天堂的来信。这两种花结合在一起根本没法结论出合理的解释”

    白素看向田兆轩问道“田大侠,这手帕你是从哪得到的!”

    田兆轩看着白素,微笑道“回白姑娘的话,这手帕是我们三弟三人一路追查怀疑有大宋帮派投靠外邦,我们是在襄阳金人军营一个神秘的人身上非常不易才拿到的,之后我们看手帕上的图案觉得奇怪,一个大男人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的东西,然后就扒了他的衣服仔细查看,在他的后肩上右上角位置发现了跟手帕上一样的图案,但是却很小”

    白素看向苏晓鹏与曹建平,只见二人点了点头,白素回神仔细的想了想,说道“江湖上所有正邪两派中我自己知道的绝对是没有这种图案的,我们不如视他们为某个组织,如果那丁松真是他们的人,那他后背肯定也是有的,要是没有,那只能说他们不是同一路人了”

    欧阳剑一仔细分析白素的话,看向众人,说道“白女侠的分析,诸位可有其它的意见吗?”

    凰羽看了一圈,回头看向欧阳剑一,说道“欧阳庄主,我是赞同白女侠的分析,但是接下来我们是要想办法让那丁松脱了上衣吗?”

    欧阳剑一伸出右手,说道“这万万不可,要是真不是一路人,那我们将会同时可能面对两股敌人,要是发生大战,那整个武林都会被困在这里,对方的实力我们一概不知,别到时给了他们一网打尽我们的机会!”

    “也许他们早有此意了”白虎长老突然说了句,令所有人开始有些紧张了起来。

    欧阳剑一顿时眉头紧缩,“这真要那样,看来明天的角逐是要取消了!”

    “也许他们今晚就会动手”林宇看向众人,有些紧张的说道。

    欧阳剑一立刻看向林宇,问道“林少侠为何这般说”

    林宇分析道“田大侠三人突然以真面具出现在拜剑台,丁松是见过田大侠的,我们不论他是不是跟那组织是一路,我想丁松的野心可能是要染指整个江湖”林宇看向欧阳剑一与田兆轩,说道“虽然当时欧阳庄主及时拦住了田大侠拿出的手帕,但是倘若那帮暗中观察的人一直混在人群中暗中观察,田大侠三人又是杀了他们的人的,想必三位一路上应该也被莫名其妙的追杀过吧!”

    田兆轩三人露出惊讶神情,三人快速看了看彼此后,田兆轩微笑答道“林少侠是怎么知道的”

    林宇继续说道“田大侠你们三人如今肯定是他们想杀你们三位而后快的,因为不管是对丁松还是那有这图案的人,你们三位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

    三人惊讶的看了看彼此,然后三人立刻看向欧阳剑一,站起拱手,田兆轩说道“真是太感谢欧阳庄主救了我们兄弟三人,真是感激不尽”

    欧阳剑一微笑伸出右手示意坐下,“三位都快坐,快坐”

    田兆轩重新坐了下来,欧阳剑一转头看向林宇,微笑说道“请林少侠继续说下去”

    林宇回头双眼看向地面,脸上突然露出担忧的表情来,欧阳剑看了有些不明白,田兆轩看向左右二人一眼,回头看向林宇,爽朗的说道“林少侠,有什么担心尽管开口便是,不用有什么顾虑的”

    林宇抬头看向田兆轩三人,“假如我们刚刚猜想可能都是成立的,如今天下豪杰几乎都在藏剑山庄,为了将损失化为最小,我们需要主动进攻,我们需要赌一次?”

    欧阳剑一看向轩涯老人,问道“前辈怎么看”然后看向林宇,说道“为何要赌?”

    林宇看向轩涯老人和欧阳剑一,答道“若丁松跟那个组织是一路的,我们需要田大侠亲自去找丁松,但是苏大侠和曹大侠也要去的,借再见的理由出去走走,他要是一个人对田大侠三人出手,我们埋伏在暗处便是,想必跟丁松一起的也会有人暗中保护他,或者是那个组织,我们尽量将他们所有的主力都牵制,不管任何代价都要赢下。而这是只是一赌,第二赌便是倘若丁松跟那组织不是一路人,那就是最麻烦的事,我想诸位只要想想就能想到可能会怎么样了吧”

    白虎长老脸露担忧,“的确都是赌,但是倘若在晚上动手,高手之间的对决势必动静浩大,这会影响到让所有人都知道了。”

    林宇看向白虎长老,点了点头。

    欧阳剑一一脸的着急,“既然往前是赌,往后也是赌,看来这是一个无解的考题了啊!”

    林宇与轩涯老人互看了一眼,韩冰说道“除非我们说的这些都不存在,那就什么事都没有”,欧阳剑一看向韩冰,韩冰继续说道“亦或者欧阳庄主优先找到拿到那苍魂棍,那样这个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欧阳剑一一脸十分的着急,答道“我怎么可能知道那苍魂棍在哪啊!”

    田兆轩三人突然站了起来,众人看去,田兆轩看着林宇说道“我觉得林少侠说的对,倘若今晚我们不主动,他们就有可能主动,要是明天十强都因为夺得最强之剑而到时大大出手,那就死伤更大了,我兄弟三人甘愿赴死,只为天下能换的太平”说完苏晓鹏和曹建平慷慨无畏站起。

    欧阳剑一看着曹建平三人感动的站了起来,“三位壮士有如荆轲一去不复返的意志,甘愿为天下苍生赴死,欧阳甚是感动和自愧不如,只是我们不会让三位只身是犯险的”欧阳剑一看向其他人,问道“大家现在可还有更好的其他的想法”

    凰羽站起起来,欧阳剑一看去,凰羽看向众人说道“我还担心一事,就是我不了解丁松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他会不会同样会想到了就是我们可能去刺探他这件事,从而他不会上钩的”

    田兆轩脸上起了担忧,低下头思考起来“凰先生,说的没错,这种情况下万一把控不好,反而会给了他机会反扑”说完抬起头看向众人。

    轩涯老人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众人看去,轩涯老人说道“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要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是最重要的,还有”轩涯老人看向欧阳剑一,说道“欧阳庄主,要是那苍魂棍真在你藏剑山庄,此时更不应该有什么隐瞒的,要在他们之前找到它,到时不管是谣言不攻自破,还是来一场终极大战,我们也不至于处处被动”

    众人看向了欧阳剑一,欧阳剑一看了众人一眼,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来,慢慢退回到床上坐了下来,说道“其实我藏剑山庄有个后山,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那里是我藏剑山庄的禁地,每一任庄主在传下一任庄主的时候都明令禁止任何人进去的,曾经有人进去过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里面到底是有什么我也不知道。”

    轩涯老人看向林宇,俩人点了点头,轩涯老人看向欧阳剑一,说道“庄主”欧阳剑一看向轩涯老人,轩涯老人继续说道“老夫一把年纪了,早已百无禁忌,要是相信我轩涯,就告诉我进入禁地的入口,不管里面有何妖魔鬼怪我都要去一探究竟”,林宇站起抱拳道“我林宇愿与轩涯前辈一道前去”

    欧阳剑一看下二人,脸上露出着急担心的表情,赶忙站起,说道“二位啊,你们一位是德高望重,一位是武林之福”欧阳剑一赶忙跪在俩人中间,继续说道“你们二位要是在我山庄禁区出了什么事,我欧阳就算死一百次都不够的”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聚♂热÷书→m.JuRe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