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正文 第86章:徐婉儿的示好_密战无痕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密战无痕》正文 第86章:徐婉儿的示好
    一秒記住『聚♂热÷书→www.JuReSh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间太仓促了,还有很多话没跟郑嘉元说,估计郑嘉元也是意犹未尽,他也有很多疑问要问自己。

    但是,没时间也没机会了。

    这吴天霖除了中间出去给他取了一块毛巾过i,几乎是形影不离,根本就没给他任何独处的机会。

    不过,他也起码跟郑嘉元说上话了,解释了自己的困境,也知道了军统上海区现在的窘境,居然已经到了无米下锅的地步了。

    更为荒唐的是,这笔原本属于军统上海区的经费,居然被他们这些人私下里偷偷的给分了。

    拿大头的是林世群,他一个人就拿走了一半儿。

    陈淼自己也拿了两万,这两万块钱,他能上交给郑嘉元吗,显然不行,谁知道军统上海区内是否潜伏着别的76号内鬼。

    这钱不但不能给,而且还不能告诉郑嘉元,为了自己的安全,他现在必须要谨慎对待自己每说的一句话,每送出去的一条情报。

    林世群是绝对不会傻到把分钱的事情泄露出去的,那样就会被丁默涵抓到把柄了,所以,至于底下那些人,他估计,唐克明和傅叶文会分钱,但是绝不会告诉他们这钱是哪i的。

    消息也就至于股长这一级别的,吴天霖是个特例,他虽然只是一个组长,却因为全程参与这个案子,估计拿的钱不会少。

    否则他怎么会死心塌地的为唐克明卖命呢?

    陈宫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这就意味着整个军统上海区都会把它当成是可耻的“叛徒”。

    而他还在制裁名单上名列第四位,仅次于陈明初,前面两位他不用猜都知道,排第一的一定是王天桓,第二是何耀中了。

    这两位可以说是现在投靠76号的级别相当高的军统人员了,他们在军统内都是少将军衔。

    他算什么,没进76号之前,只是一个小小的上尉情报编审,就算后i提了少校了,但是这个提拔估计可能都没有军统局本部备案。

    也是他被林世群看中了,否则就他的资历,就算投了76号,估计最多也就干一个股长,甚至能给一个组长就不错了。

    要不是塞进档案科,才被拔高一大截,至于后i的操作,那就是存粹是林世群为了个人面子,跟丁默涵在争了。

    林世群把抓获“夏彦冰”和“殷芷韵”的这个案子的功劳大部分算到他身上,也有给他增加功勋的意思。

    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林世群和丁默涵争权夺利的棋子儿。

    这是好事儿,但也不是好事儿。

    好的是,只要他紧跟林世群,凡是做的令他满意,不出差错,自然步步高升,平步青,反之,一旦出现差错,就可能被一棍子打死,甚至还可能翻不了身。

    陈淼并不求在76号内步步高升,但也不能离开了核心重要的位置,那样他辛苦打入76号的作用就会大大的减弱。

    一旦被边缘化的话,那如何获取更多的情报资源呢?

    所以,林世群提醒他,不进则退,虽然说的不是同一件事,但道理却是一样的。

    吴天霖开着车一直将陈淼送到华邨的212别墅大门口。

    “行了,天霖,你不用在往里面送我了,回吧。”陈淼自己推开车门,从车上下i,冲吴天霖一声道。

    “老师,你自己一个人能行?”吴天霖还是从车上下i,准备搀扶着陈淼进大门。

    “咦,我钥匙呢……”

    “是不是在您公文包里。”

    “对,在包里,我给忘了……”陈淼从公文包里摸索了一下,掏出一把钥匙i,插入大门的锁芯,轻轻的一扭,大门开了。

    “我说我行吧,你走吧,我今天虽然喝多了,可大部分都吐出i了,回家睡一觉就好。”陈淼从吴天霖挥了挥手,然后关上大门,往屋里走去。

    刚一进门,客厅的灯突然亮了,陈淼眼睛微微一眯,伸手挡了一下,自己好像还没摸到墙上的开关?

    挪开手,抬头一瞅,看见徐婉儿手持一把香木折扇,穿着一身粉色的丝绸睡衣从楼上缓步走了下i,刚才客厅的灯,显然是她在楼上打开的。

    “陈科长,你这小日子过的不错呀,这是又去哪儿花天酒地了?”徐婉儿笑着走下i,揶揄一声。

    “跟你有关系吗?”陈淼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i,拿起杯子,倒了一杯水,三口两口喝下了肚子。

    “咱们好歹也是楼上楼下的邻居,这远亲不如近邻,我就不能关心一下?”徐婉儿道,“陈科长在外面风流快活,有想过我们女人在家里独守空房的苦楚吗?”

    “我跟你非亲非故的,你独守空房关我什么事儿?”陈淼放下水杯,站起i道,“我要休息了,没工夫跟你闲扯。”

    “如果这漫漫长夜寂寞的人不是我,而是梁雪琴琴老板呢?”徐婉儿眨巴一下眼神,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了下i。。

    “我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女人。”陈淼稍微顿了一下,脚下继续往自己房间走了去。

    “这袁公子是什么人,陈科长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不会真以为他老子在报纸上的一纸道歉声明,他就会就此收手了吧?”徐婉儿夸张的语气道。

    “狗是改不了吃屎,这我知道,可我现在跟梁雪琴已经没有关系了,她跟袁公子的事情,也跟我没关系。”陈淼其实心脏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袁显的道歉声明显然是约束不了袁杰,这一点他早就该想到的。

    但是,在他的预想里,袁杰至少会规矩一段时间,不会这么快就故态复生,等到他在76号彻底站稳脚跟后,再i彻底的解决这个麻烦。

    “陈科长,琴老板那可是冰清玉洁的可人儿,你真的就忍心不管了吗?”徐婉儿吃吃一笑。

    陈淼眼底闪过一丝寒光,转过身i,慢慢的走到徐婉儿面前。

    “陈三水,你想干什么,告诉你,你要是感动我一个毫毛……”徐婉儿瞬间被陈淼凌厉的眼神盯的发毛。

    这个男人眼神实在令她赶到心悸,感觉那一刻在他的眼里,自己就如同蚍蜉一般渺小。

    “徐婉儿,我不管你跟主任是什么关系,第一,别i有事没事的发·骚,我对你这残花败柳之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第二,别i挑战我的底线,我就是把你杀了,也能让人查不出i,你死了也是白死,第三……”

    “第三什么?”徐婉儿被吓得不轻,一下子跌坐下i,她自信的美貌和那双会放电勾人的眼睛在陈淼面前,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效果。

    “第三,还没想好,你住你的楼上,我住我的楼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很好吗?”陈淼收起摄人的目光,微微直起腰杆儿道,“你的事儿我不感兴趣,我的事儿你也少管。”

    “陈三水,你想想看,没了你的保护,梁雪琴能在袁杰手中撑多久?”徐婉儿大声道。

    “你想说什么?”

    “听雪楼还有一个股东,姓虞对吧,他才是听雪楼的大股东,而梁雪琴只是占股三成,说起i,她只是第二股东,并代为经营而已。”徐婉儿鼻尖上一层汗珠,手中折扇煽动两下道。

    “没错,不过,你怎么知道?”

    “袁公子最近四下里在打听,他要出钱买下虞老板手中听雪楼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徐婉儿道,“到时候听雪楼就是他的,梁雪琴要么从了袁公子,给他当个外室,要么,就会被赶出听雪楼,而没了听雪楼,梁雪琴在上海滩只怕是没有立锥之地,试问上海滩有几人敢得罪袁会长家的公子?”

    “这倒是一条釜底抽薪之策,是谁帮袁公子出的主意?”陈淼冷冷的一声。

    徐婉儿微微一笑:“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知道就这些,不过,陈科长被困在这76号内出不去,只怕就算有心想为佳人解围,也是无能为力吧。“

    陈淼充耳不闻,直接走进自己的卧室,然后“呯”的一声关上房门。

    ……

    “明明心里惦记的要命,嘴上却说毫无关系,都说我们女人最口是心非了,你们男人何尝不是,哼!”徐婉儿一跺脚,冷哼一声,扭动小蛮腰上楼去了。

    等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才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个眼神太吓人了,她差一点儿就吓的没忍住……

    后背也湿透了,不行,得再冲个澡。

    ……

    听到楼上“哗啦啦”水声传i,陈淼不禁有些觉得怪异,徐婉儿不是已经洗过澡了,这洗第二次做什么,难道是洁癖?

    这中交际花女人还有洁癖,真是太好笑了。

    袁杰这样的公子哥,自幼蜜罐中长大的,从i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早就养成了目空一切,心胸狭隘额性格了。

    从小到大,什么i的都容易,不需要动脑子,因此很多时候就不带脑子,稍微有人刺激一下,给他带偏了,就容易成了别人手中的枪了。

    上一次绑架梁雪琴也是,被陈明初几句话一蛊惑,就带着人去汇泉楼了,那天要自己不在场,梁雪琴和巧儿主仆还真会被袁杰带走了。

    当然,要不是这样,也就没有后面发生的一些列的事情了。

    陈淼也是利用这件事成功的打入了76号,但他没想到的是,林世群居然早已知道他的身份,并且暗中派人关注过他一段时间了。

    只不过,林世群在陈明初下手对他诱捕的时候,还没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隶属军统上海区。

    虽然他没有问,但他已经猜到了,问题出在吴天霖的身上。

    吴天霖认出了他,但他并不认识吴天霖,所以,他的身份暴露只能算是一个意外,这种事情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身份暴露后,应该没有被跟踪和监视,他们应该是先从外围调查自己,还没等跟自己摊牌呢,就发生了陈明初诱捕自己的事件,之后是“7·14”租界大搜捕。

    之后,林世群就派人跟踪自己了,但是跟踪自己的人,明显水平不高,也不够专业,屡次把他跟丢,但又很开能找到自己。

    这又说明了,背后有一个高明的人在指挥,这个人应该就是吴天霖。

    手机用户请浏览『聚♂热÷书→m.JuRe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