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正文 第110章:笑面虎_密战无痕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密战无痕》正文 第110章:笑面虎
    一秒記住『聚♂热÷书→www.JuReSh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0章:笑面虎

    带着这个疑惑,陈淼一直等到下班时间,还亲自去了一趟高洋楼,夏仲鸣还是那句冷冰冰的一句:“主任不在。”

    陈淼真是无奈,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这位爷了,他怎么总对自己摆着一张臭脸呢?

    有机会问一问唐克明这小子去,傅叶文还是算了,这家伙别看对谁都不错,可是骨子里都保持距离感呢。

    这种人戒备心比较重,心里藏着事儿呢。

    晚上下班,陈淼一个人的话,就到食堂随便对付一下,有时候,韩老四和卢苇陪他,就让食堂的师傅炒几个菜。

    一个人吃饭是常态。

    他对吃这方面还真不太讲究,能填饱肚子,至于味道,过得去就行,这年头,大多数人其实都是饿着肚子的。

    “三哥,怎么一个人吃饭,韩老四和卢苇兄弟呢?”陈淼打了饭菜,正要吃呢,吴天霖从门口进来了。

    整个76号,像他这样天天吃食堂的“科长”级别的人只怕是绝无仅有了。

    但是,好处是自从他天天来食堂吃饭,这食堂的饭菜水平明显提高了,而且还翻花样来了,短斤少两的也少了。

    所以,来食堂吃饭的76号的底层特务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陈淼现在是管着食品卫生安全,而且就算他这个安保副组长撤了,人家还是督察室的副主任,也有督察之权,食堂的那些家伙们敢再向以前那样贪污和糊弄吗?

    敢拿枪指着美女蛇张露,揍了行动科科长,甚至还住进徐妖精楼下的男人,谁见了不犯怵?

    生怕陈淼吃了不满意,直接找他们麻烦,到时候,他们就该哭了。

    所以,陈淼来吃饭,自然当爷供着。

    这不,食堂的大师傅,提溜着一瓶酒,还有一盘猪头肉过来了。

    “陈科长,刚卤的猪头肉,切了一块,送来给您尝尝。”大师傅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这酒是昨天……”

    “你有心了,放着吧,去给我再拿一副碗筷过来。”陈淼点了点头,入乡随俗,在76号,你得按照人家的规则行事,“再给我抄两个热菜过来,水煮剥皮花生有没有,来点儿,好下酒。”

    “有,有,您和吴组长稍等,马上就送上来。”大师傅忙道。

    “三哥,您行呀,这老贾头可是连我们唐科长都爱搭不理的,对您,那可真是毕恭毕敬呢。”吴天霖竖起大拇指,惊叹道。

    “说事儿。”

    “老袁答应了,五千大洋,今天晚上八点,兆丰总会,一手交钱,一手交底片。”吴天霖道。

    “这地方你选的,还是他选的?”陈淼皱眉问道,兆丰总会那是潘三鑫的地盘儿,是一家会员制的赌场以及娱乐场所,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是老袁选的,学生觉得兆丰总会的老板也算是自己人,那边交易的话会安全一些。”

    “你还不怕自己身份被袁显知道吗?”陈淼道,“换个地方,百乐门或者仙乐斯都行,别看袁显是个商人,但他可不会乖乖的把钱给你。”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三哥。”吴天霖点了点头。

    “多带点人,带上宋云萍。”陈淼吩咐道。

    “明白。”

    “先吃饭吧,吃饱饭才有力气干活。”陈淼淡淡的一声。

    ……

    陈淼在食堂跟吴天霖吃完饭就华邨的家了,徐婉儿居然破天荒的晚上在家,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酒。

    “陈科长,过来陪我喝一杯?”徐婉儿穿着开叉的旗袍,勾勒出婀娜的曲线,优雅的背靠沙发,酒杯中的酒液鲜红如血。

    “没兴趣。”

    “陈科长是对人没兴趣,还是对酒没兴趣?”徐婉儿一抬头,巧笑嫣兮问道。

    “都没兴趣!”陈淼换了拖鞋,直接走向自己的书房,楼下客厅算是公共区域,徐婉儿在客厅呢喝酒,这是她的自由。

    “咯咯,那不知道陈科长对什么样的女人感兴趣呢,莫非还是那评弹皇后梁雪琴?”徐婉儿笑道。

    陈淼根本没理徐婉儿的讥讽,掏出钥匙准备打开书房门。

    “没情趣,真不知道梁雪琴怎么看上你这样一个男人的。”听到“呯”的一声关门的声音,徐婉儿不由的露出一抹鄙夷的表情。

    ……

    袁公馆·书房。

    “什么,交易地点改到仙乐斯了,好,你马上带人过去,我知道了。”袁显放下电话机,一脸的阴鸷。

    临时把交易的地点改到仙乐斯歌舞厅,仙乐斯是英国人跛脚沙逊的场子,那不是他能左右的地方。

    这笔钱他本来不但不想给,还想把人引到兆丰总会,让后一举把人抓住,但是没想到对方很狡猾,居然看穿了他的布置。

    “丁兄,深夜打扰,不好意思,有件事想拜托你一下……”袁显越想越觉得不甘心,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通了一个私人号码。

    “老袁,你说的这个事儿,我只能私下里找人帮你调查,但能不能有结果,我也不敢保证。”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咳嗽的声音。

    “没关系,多谢丁兄了。”

    “客气了,老袁。”

    “老丁,来,把药喝了吧,你这个病,医生让你少抽点儿烟土,少近女色,你就就是不听……”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呵斥的声音传来。

    ……

    第二天一早,陈淼上班刚到档案库办公室,吴天霖就面带喜色的在那里等他了,他的办公桌上海摆放着一个木头做的小盒子。

    “三哥,成了。”吴天霖满脸灿烂的笑容,走过去,伸手打开盒子,献宝似的道,“五千大洋折算成黄金,都在这里了。”

    五千银元,按照市面金条兑换银元的汇率,大概是十六根大黄鱼。

    陈淼直接从盒子里里面掏出六根大黄鱼出来,递给吴天霖道:“拿去给弟兄们分了,跟我办事儿,总不能亏待了弟兄们。”

    “谢谢三哥。”吴天霖激动的道,这种敲诈勒索的事儿,想来是长官拿大头的,因为出了事,长官是要出来顶雷的,至于长官分给下面多少,就看长官的心情了。

    但像陈淼这样出手阔绰的,实在是太少见了,六根大黄鱼,吴天霖自己留下一半儿,剩下的一半儿分给下面办事的人,这已经是相当丰厚了。

    “跟我做事,由我一口肉,就有弟兄们一口汤,绝不会让弟兄们饿着的。”陈淼合上装金条的盒子道,“不过,这事儿,决不能外传,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吴天霖怎么会不明白,这是私活儿,而且还是敲诈的袁显,袁显跟丁默涵关系可是不错呢。

    这事儿要是捅出去,那袁显找上门来,可就不好看了。

    “去吧,替我多看着点儿,有什么事情,立刻汇报。”陈淼一努嘴,吩咐道。

    “是。”

    ……

    陈淼坐下来,看着这装金条的盒子,思考了一会儿,站起来,将盒子一把抱了起来,直奔高洋楼而去。

    林世群来76号了,他看到张鲁开车送他进来的,这一刻应该就在办公室。

    “庄秘书,烦请通禀主任一声,陈淼求见。”看到秘书室值班的是庄莹的时候,陈淼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不用面对夏仲鸣那张脸了。

    “好的,陈科长稍等。”庄莹优雅的站了起来,走过去,敲开了门,进去后,没过多久出来道,“陈科长,主任请你进去。”

    “多谢。”

    “三水,你这一大早的就来见我,有事吗?”林世群正在整理文件,看见陈淼进来,微微一抬头招呼一声。

    “主任,这里面是十根大黄鱼。”陈淼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对林世群解释道。

    “三水,我不是跟你说过,宋云萍给你的,那就是你的,我这个做上司的,难道还能要下属的钱不成,拿回去。”林世群脸往下一拉,断然拒绝道。

    “主任,这不是宋云萍给的。”陈淼顿了一下道,“本来昨天就要跟您汇报的,但是夏秘书说您不在,所以,今天一早,我就来向您汇报了。”

    “到底什么事儿?”林世群惊讶的问道。

    陈淼郑重的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主任不是默许属下暗中照拂听雪楼的琴老板嘛,我就拍了吴天霖做这件事,他每天都向我汇报一次,前天晚上下班之前,吴天霖来找到我……”

    “你用这些照片敲诈了袁显五千大洋?”林世群大吃一惊,这事儿,他还真是一点儿风声都没收到。

    “袁显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只有花钱消灾,不过,他并不知道是何人所为,五千大洋,折算成大黄鱼十六根,我自己留下六根,剩下的十根都在这里了。”陈淼解释道。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袁显若是知道是你所为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林世群吸了一口气道。

    “这件事,只有我,吴天霖还有主任您知道全部情况,其他人并不完全知情,而且袁显就算知道又如何,他有证据吗?”陈淼镇定的说道。

    “你确定,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当然,做这种事儿,怎么可能给对方找到自己的线索呢?”陈淼点了点头道,“还有,袁显心甘情愿的花钱消灾,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讲。“

    “袁显通过宾至如归楼的钱佑冰,想要买下听雪楼,达到胁迫梁雪琴的目的,这个时候,如果爆出自己袁杰骚扰听雪楼的丑闻,一旦被我知晓,可能会出手帮梁雪琴,到那个是时候,他的算计就落空了。”陈淼分析道。

    “嗯,有道理。”

    “但是,袁显想要买下听雪楼,注定绕不过属下。”陈淼将钟国伟给他发的律师函取了出来,“这是听雪楼的虞老板全权委托的律师钟国伟昨天给我发来的律师函,三年前,梁雪琴在跟虞老板签订转让三成股份的时候,协议上明确规定了,一旦虞老板有出售听雪楼的意图,梁雪琴有优先购买权,而梁雪琴如果主动放弃优先购买权,必须在当初签订协议的见证人之下,写一份放弃优先购买权的声明书,否则,后续的交易将被判定为违反协议,梁雪琴可以以此起诉虞老板,赔偿三倍损失!而属下正是见证人之一。”

    “原来如此。”林世群听明白了,“这么说,如果你在期限内不出现的话,就视为自动放弃,然后梁雪琴签下放弃优先购买权的声明书,那袁显就可以买下听雪楼了?”

    “是的,但梁雪琴依旧会根据协议占有一定的股份,但是这样一来,除非她主动放弃这部分股权,那她就只有受制于袁氏父子了。”陈淼道。

    “那你有什么想法?”

    “虽然我是过去协议的见证人,但如今跟梁雪琴以及听雪楼毫无关系,属下觉得去和不去都没有什么必要了,还是不去为好,反正我去了,也改变不了结局。”陈淼道。

    “你不想帮梁小姐买下听雪楼吗?”

    “我们已经毫无关系了,我为什么要帮她,就算我想帮,她也不会要,也更不会领我的情,何必呢?”陈淼解释道。

    林世群思索了一下,微微一笑道:“买下听雪楼一共需要五万大洋,梁小姐手里大概有三万五左右,这十根金条,加你手上的六根,袁显赔偿你的五千,在家你分得的两万法币,你再凑一下,足够了。”

    “主任,您的意思是?”陈淼心中一突,林世群这是想要做什么?

    “三水,这对你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女人嘛,是需要哄的,相信梁小姐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林世群嘿嘿一笑道,“这就当时我对你的一次考验。”

    陈淼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股寒意直接从尾椎骨冲上了头顶百会穴,他的打算逼梁雪琴离开上海的意图被林世群是看穿了。

    这个老奸巨猾的笑面虎。

    “主任,您这不是为难我嘛?”陈淼苦着脸道,“我跟梁小姐什么情况,您还不知道,理念上的不合,可不是耍是什么小性子,这怎么哄得了?”

    “三水,女人有时候也不能太惯着了,梁小姐不过是一时未能理解,这还需要你的开导,如果我们对那些重庆分子一味的捕杀的话,而不是以感化和转化为主的话,那76号又怎么能够发展壮大?”林世群道。

    陈淼居然无言以对。

    ps:推荐老牌大神隐为者新书《老胡同》,今天上架,虽然也是谍战,但是故事新颖,与传统谍战大不相同,欢迎喜欢的童靴去订阅支持!

    手机用户请浏览『聚♂热÷书→m.JuRe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