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正文 第164章:审讯_密战无痕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密战无痕》正文 第164章:审讯
    “三哥,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到时候你会回来陪雪琴姐过节吗?”晚上吃饭的时候,巧儿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那天我休息,陪你们两个逛街,怎么样?”

    “逛街好呀,我和雪琴姐好久都没有逛街了,我们要去南京路和外滩。”巧儿开心的叫了起来。

    “吃饭。”梁雪琴咳嗽一声,轻声提醒道,她在家里,也有些憋闷,也想着能够出去转转。

    吃完饭,陈淼将梁雪琴叫进了书房。

    “雪琴,我可能接下来会有一些灰色收入进账,我需要一个能让我放心的人帮我管理。”陈淼郑重的道。

    “灰色收入?”梁雪琴秀眉一蹙。

    “你放心,这些收入不是违法所得,但来路不算太正,类似于保护费之类的,每个月都会有一大笔,数目还不小,我把它交给你管理。”陈淼解释道。

    梁雪琴惊讶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些钱交给我管理?”

    “我的事情非常多,有时候未必会顾上,我身边除了小七,以及巧儿和你能够绝对信任,其他人我都不敢把性命托付。”陈淼道,“这钱我有大用,你只要记住这点就可以了。”

    “可是,我不太懂理财……”梁雪琴犹豫了一下。

    “不懂的可以学,反正你以后有更多的时间,这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陈淼嘿嘿一笑道。

    “三哥,我们的钱已经够用了,为什么还要去弄这些灰色收入呢?”梁雪琴问道。

    “雪琴,这些钱,你不收,别人也会收,而且,我收了这些钱,并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这钱我有大用,以后你就明白了。”陈淼道,“你要相信我,我若是想动歪脑筋挣钱的话,早就成百万富翁了。”

    梁雪琴似懂未懂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问小七也行。”陈淼继续道。

    “小七还懂理财?”

    “别看他年纪小,他的见识可不比差,他就是敏于行而讷于行而已。”陈淼一笑道,“好了,还有个事,咱们开纳路那套房子,我先用两天,中秋之前,你和巧儿就不要去了?”

    “为什么?”

    “你就别问了,我就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借用两天。”陈淼解释道,“另外,我做主让小七以后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你觉得怎么样?”

    “家里多个人,还热闹呢,我怎么会反对?”梁雪琴也是在重新了解陈淼,了解这个男人另外一面,另外一层身份。

    “行了,我该走了,今天晚上还有事,你跟巧儿早点睡。”陈淼轻轻的在梁雪琴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三哥,你小心点儿,注意安全。”梁雪琴一直将陈淼送到门口,郑重的嘱咐了一声。

    她知道,有些事情选择了,就无法后悔。

    她也不会后悔。

    ……

    “三哥?”

    楼下汽车上,吴天霖已经等了他足足有半个小时了。

    “走吧。”抬头看了五楼上那站在阳台上的那道倩影,陈淼真有一股想转身回去的冲动,但还是一拉车门,钻了进去,吩咐一声。

    “是!”

    “三哥,兰儿姑娘已经转移过来了,宋云萍那边是还有必要伪装下去?”吴天霖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让她再待两天,没有动静就撤回来。”陈淼想了一下,吩咐道。

    “是。”

    “明天你给麻六打个电话,我跟他说的事情,明天必须给我一个答复。”陈淼命令一声。

    “明白。”

    汽车缓缓驶入陈淼新买的小楼院子中。

    吴天霖的一名手下上前来,给陈淼拉开了车门。

    进入客厅,两名督察大队队员立刻站了起来,向陈淼和吴天霖走了过来“三哥,吴队,你们来了。”

    “邱浩,人在吧?”

    “在的,吴队,小猫正看着他呢。”邱浩回答道。

    “你们都吃过饭了吗?”陈淼问道。

    “报告三哥,我们都吃过了。”邱浩挺直腰杆,大声汇报道。

    “兄弟们这几日辛苦了,回头,我请大伙儿吃饭。”陈淼微微一笑,他之所以让吴天霖严格选人,除了存心培养嫡系班底的想法,还有就是希望能影响到这些人,日后能为我所用,那些满手沾满抗日志士鲜血的人,他是如何不敢用的。

    “走,过去看看我们的客人。”陈淼吩咐一声。

    楼下的客房,被临时改成了拘押牢房,窗户从外面用木板钉住,封死了,只留下一个出气。

    吴天霖还安排一个人陪着吴文凯,就坐在门口,看着他,三个小时一班,那真是插翅难飞。

    这样的安排虽算不上万无一失,起码对于吴文凯这样的人是足够了。

    打开门,陈淼和吴天霖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屋子里没多少摆设,就一张床。

    其他的东西都让吴天霖命人搬走了,一个囚犯,能够给张床躺一下就已经非常仁慈了,没看到76号看守所里,那些“犯人”一个个都谁在冰冷的地上,最多弄点儿干草,上面再铺一条破草席,这已经是相当优待了。

    吴文凯躺在床上,一只手被手铐拷在床头上,那个狼狈的模样,跟一条死狗差不多,看到陈淼和吴天霖进来,睁开眼看了一眼,又闭上了。

    哟,这还挺有脾气的。

    “吴文凯,起来!”

    吴文凯哼哼两声,居然一个翻身,把屁股撅起来,面朝陈淼、吴天霖,这态度那真是嚣张不得了。

    “嗨,你个老瓜瓤子……”看管他的小猫看不下去了,上前伸手就要教训这个对陈淼不敬的家伙。

    陈淼一伸手,拦了下来。

    “三哥……”

    陈淼呵呵一笑,上前来,坐到床边,伸手拍了一下吴文凯的肩膀“吴先生,咱们聊聊怎么样?”

    “聊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吴文凯冷哼一声,但是肚子却不争气的传来一声“咕咕”的响动。

    陈淼呵呵一笑“我知道吴先生是一条不怕死的硬汉子,不过就算要赴黄泉路,是不是也要吃一顿饱饭,饿死鬼到了阎王爷那里,那可是没好脸色的?”

    “哼……”吴文凯蜷缩了一下。

    “怎么,你们没给吴先生准备晚饭?”陈淼脸一黑,发问道。

    “三哥,这家伙来的时候一副臭脸,咱不能用刑,饿他几顿,难道还不行吗?”小猫委屈的道。

    “去,给吴先生拿点儿吃的来。”陈淼也知道一些规矩,这不给犯人吃饱饭就是怕犯人吃饱了,有力气逃跑,至于饿上一顿两顿,这是常有的事情,没尝过挨饿滋味儿的人是不明白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

    “是,三哥。”

    “吴先生,手下人怠慢了,一会儿,就给你拿吃的来,等你吃饱,喝足了,我们再谈。”陈淼起身,一挥手,与吴天霖一起退出了房间。

    “那个打进来的电话查到了吗?”陈淼轻声问道。

    “查到了,是从租界打过去的,公用电话,在麦特赫斯路。”吴天霖回答道,“三哥,想要找到人,只怕是很难。”

    “韩老四呢,他那边没有消息吗?”

    “韩老四查到沅秋姑娘以前在仙乐斯夜总会做过,因为跟客人起了口角,被辞退了,后来去过几家舞厅,但都干的不长,最长的就是在白玫瑰歌舞厅了。”吴天霖道。

    “沅秋姑娘不愿意出卖自己的清白和灵魂,倒是令人敬佩,就是可惜了韩老四。”陈淼叹息一声,“他这两天跑的地方不少吧?”

    “嗯,我派去暗中跟踪的两名手下都跟我叫苦呢,说这韩老四也太能跑了,简直疯了。”吴天霖道。

    “毕竟是青梅竹马的恋人,换做你我也是一样。”陈淼道,“让你的人,尽量跟着他,保护他的安全。”

    “是,三哥。”

    “这个吴文凯看起来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看来想要敲开他的嘴,不太容易。”陈淼道。

    “三哥,要不然,用刑吧,我就不相信他能熬得过咱们的那些手段?”吴天霖道。

    “这儿用刑,你就不怕吓着周围的邻居,这可是我用来结婚的房子。”陈淼狠狠的白了吴天霖一眼。

    “天霖考虑不周。”吴天霖忙道。

    “这个案子,不急。”陈淼仔细想了一下道,“你还是尽快想办法找一个安全屋,一定要隐蔽,不能让人知道,我这里也不是很安全。”

    “明白。”

    邱浩拿了食物进去,又出来了。

    “怎么样,邱浩,吴文凯他吃东西没有?”陈淼问道。

    “吃了,狼吞虎咽,就跟饿死鬼投胎差不多。”邱浩回答道。

    陈淼咧嘴一笑“天霖,这家伙比我们想象的要容易对付多了,等他吃饱了,我们再进去。”

    一刻钟后,邱浩进去收走了吃剩下的食物残渣。

    等陈淼和吴天霖再进去的时候,吴文凯比刚才那一副病恹恹的死狗模样强多了,坐在床边,眼皮耷拉着,就是不拿正眼瞧人。

    “吴先生,我们就不兜圈子了,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身份。”陈淼道,“反正你都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也没什么好隐瞒了。”

    “我叫吴文凯,职业是摄影师,这你们不都知道了,还要我回答什么?”吴文凯一抬头,反问道。

    “吴文凯这只是个化名吧,还有摄影师的职业也是你的掩护身份,你的良民证是伪造的,我们不会这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吧?”陈淼嘿嘿冷笑一声。

    “哼!”

    “怎么,你死了,我总要帮你立个碑吧,你不会是想带着吴文凯这个假名字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吧?”

    “呸,你们这群特务狗汉奸,配提‘祖宗’二字吗?”吴文凯怒目圆瞪道。

    “姓吴的,你找死……”

    “我们是文明人,能动口,就不动手。”陈淼拦住了发火的吴天霖。

    “自古成王败寇,这个道理想必你也是懂的,你现在骂的痛快,可后世之人未必会这么看,历史向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到时候,你和你背后的那些人只会被写成一群不自量力的迂腐之辈!”

    “我呸!”

    陈淼眼角抽动了一下,虽然是演戏,可他现在必须站在“76”的立场上说话,他也希望看到一个坚贞不屈的抗日志士。

    但是他也不能一味的阻止吴天霖对吴文凯用刑,一次可以,两次或许还说得过去,三次就不行了。

    “吴文凯,其实你说与不说,对我来说都没什么,今天下午打电话给你的那个人应该是你的上线吧,他用暗语通知你马上撤离,对不对?”

    吴文凯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惊慌之色。

    “而我虽然模仿了你的声音做了回答,但未必就是你应该做出的回答,你猜,你的上线会做出什么反应?”陈淼紧追不舍道。

    吴文凯嘴巴微微闭合了一下,但他脚突然一个往里收的动作,暴露了他此刻内心的紧张和恐惧。

    “巫森!”

    陈淼盯着吴文凯,忽然猛喝一声。

    吴文凯闻言,瞬间一个激灵,身体猛然抖了一下,内心的紧张外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