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正文 第175章:滴水不漏_密战无痕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密战无痕》正文 第175章:滴水不漏
    76号虽然有医务室,但医务股长马福高的能力他是清楚的,一般的刀伤,枪伤还行,这治病就欠缺多了。

    所以,生病最好的办法,还是去医院。

    日本人在静安寺办了一家医院,是虹口区福民医院的分院,院长是非常有名气的外科大夫顿宫平,医疗水平在沪西还是相当不错的。

    加上是日本人开办的医院,76号一些重病患,都是去福民医院的,其他医院,他们也不敢去。

    去其他医院容易被打黑枪。

    福民医院静安寺分院也是距离76号最近的一家医院,所以,把沅秋抬上车后,直接送了过去。

    “病人高烧40度,需要马上输液和降温,病人家属在哪里?”一名四十岁多的日本大夫操着不硬不熟的中文问道。

    “我,我是病人的朋友。”

    “病人的家人呢?”医生愣了一下。

    “她没有家人,家里人在一场大水中都死光了。”陈淼道,“医生,有什么话,你直接对我说?”

    “病人非常危险,如果高烧不退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医生很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了,请医生尽力诊治,不管用什么药,用多好的药都行,一定要把人救回来。”陈淼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

    陈淼和吴天霖把人送到医院没多久,陈明初就带着人过来了,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寻找:“人呢,人呢……”

    “陈明初!”陈淼看到陈明初,瞬间一股怒火冲上脑门,跑了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别打脸……”

    一拳狠狠的捅在他胃脘部,疼的陈明初一下子胃部如同翻江倒海,捂着肚子,额头上的汗珠瞬间渗了出来。

    “科长……”陈明初的手下蜂拥而至,将陈淼围了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带着仇恨的目光。

    陈淼眼神冷厉,他还真不介意打上一架呢,好把自己内心的怒火发泄出去。

    “退下!”陈明初捂着肚子,扭曲的面孔一抬手,厉声下令道。

    “退下!”

    第二道命令下来,陈明初的手下才悻悻的退到他的身侧,但眼神依旧带着浓烈的敌意看着陈淼。

    “陈三水,我对你是一忍再忍,你别太过分了。”陈明初慢慢的直起身子,眼里带着怒火。

    “那是你咎由自取,不干人事。”陈淼冷哼一声。

    “小秋姑娘的事情,我的确不知道。”

    “不知道就可以把人丢在女监不闻不问,别以为你想的什么我不知道。”陈淼怒道,“那个巫森,随便你怎么整,不关我的事情,但沅秋姑娘是我手下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这个小秋已经移情别恋了,还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不知道吗?”

    “堕了!”

    “陈三水,你……”

    “别忘了,人是怎么抓到的,要不是我的属下,你们到现在还找不到巫森的行踪呢!”陈淼冷哼一声,抓捕巫森,功劳最大的应该是韩老四,如果没有韩老四,怎么可能这么快掌握巫森的行踪?

    “好,今天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沅秋姑娘你必须交给我,她是重要人犯。”陈明初深呼吸一口气道。

    “人犯,沅秋姑娘过去不过是一个沦落风尘的舞女,一时不小心喜欢上自己的恩客,珠胎暗结,这难道也是她的错,她跟巫森也是近日才重逢,之前巫森干过什么,她一概不知,跟她同住一个屋的兰儿姑娘可以作证,她是对巫森怀有一点儿愧疚之情,才跟着你回来的,你想利用她来敲开巫森的嘴,但我想巫森是不会轻易开口的,对吧?”

    陈明初看着陈淼,长长吐了一口气:“巫森的背后还有人,不把这个组织铲除,你我都随时处在危险当中。”

    “你我都上了军统的黑名单,我还排在你前面,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陈淼嘿嘿一笑道。

    “就算你不怕死,梁小姐呢,你也不想她年纪轻轻的就守寡吧?”陈明初道,“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为什么不能摒弃过去的恩怨,携手合作呢?”

    “我跟你没有恩怨,你别把自己描绘的这么心胸开阔。”陈淼道,“咱们之间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合作。”

    “你真不把人交给我?”

    “沅秋姑娘又不是我的人,我又有什么权力把人交给你。”陈淼哈哈一笑,“只是,我提醒你的事儿,沅秋姑娘不是罪犯,她并无犯罪行为,你若问话,我不阻拦,但你若想要对人用刑,那我可就不答应了。”

    “陈三水,你想包庇她不成?”

    “我不是想包庇什么人,只是不想某些人为了立功,无所不用其极,屈打成招而已。”陈淼冷笑一声。

    “那我现在进去问小秋姑娘几个问题,这总行了吧?”陈明初深呼吸一口气,试探一声道。

    “当然可以,不过你只能一个人进去,能不能问出来,我不敢保证。”陈淼让开一个身位。

    陈明初从陈淼身边走进病房,不到数秒,就一脸怒气的冲了出来:“陈三水,你耍我?”

    “我耍你,何出此言?”

    “小秋姑娘明明高烧昏迷不醒,你为何刚才不说?”陈明初质问道。

    “我的陈大科长,您连这个都不知道,跑医院来做什么?”

    “……”

    “你,还有你,给我守在病房门口,一旦里面那个女人醒过来,马上通知我。”陈明初留下两个人在医院,然后黑着一张脸带人离开了。

    “三哥,要不要通知一下韩老四?”吴天霖去交完医药费,进入病房,小声问陈淼道。

    “嗯,把他和宋云萍都叫过来,等他们来了,我们去吃饭。”陈淼一看手表,居然已经过了下午一点了。

    “是。”

    等到韩老四和宋云萍两个人来医院,陈淼交代了一下,这才跟吴天霖出了医院,找了一家小饭馆,胡乱对付了吃了一点儿。

    “你去把吴文凯解押到总部看守所吧,人交给陈明初就行了。”回到76号,陈淼吩咐吴天霖一声。

    “三哥,这吴文凯是咱们好不容易抓到的,您就这么让给那个陈明初?”吴天霖很不理解。

    “这个案子,我早就说过,不想介入,如果我非要扣着吴文凯不放手,那别人会怎么看?”陈淼道,“他们会说我陈三水是个虚伪的人,当面一套,表面一套,我可不想让人背后这样说我。”

    “这倒也是,三哥本来就没想管过这个案子,还不是机缘巧合,给逼到这份上了。”吴天霖点了点头。

    “天霖,你去查一下裘君沐抓在女监的那个女学生,到底怎么回事儿?”陈淼吩咐道。

    “是,三哥。”

    吴天霖扭头就走。

    “等一下,悄悄的查,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陈淼叫住了吴天霖道。

    “明白。”

    ……

    虽然自己提前给了郑嘉元消息,但巫森还是被捕了,这让陈淼感到非常恼火,到底是郑嘉元没通知到,还是问题出在巫森自己身上。

    总之,现在麻烦了,巫森一旦被确认是凶手,肯定是在劫难逃,不杀的话,纪家那边交代不过去,林世群也想来一个杀一儆百。

    没办法,此刻他就想救也救不了了。

    “三哥。”

    小七从门外进来,陈淼险些把小七给忘了,他在华邨212别墅帮自己收拾东西,准备搬走去明月邨18号。

    “东西我都收拾好了,还叫了一辆车,帮你都拉回去了,但没来及收拾,我就先回来了。”小七道。

    “什么情况?”

    “老郑约你晚上见面,老地方。”小七在陈淼耳边小声道。

    “我知道了,你今晚当班吗?”

    “嗯,我今晚是夜班。”小七点了点头。

    “那你早点回去准备,我那儿离你们报社有点儿远。”陈淼吩咐一声。

    “没事儿,我骑脚踏车,很快的。”小七微微一笑。

    郑嘉元不约他见面,他也要约他出来,问一问到底什么情况,本来巫森是可以安全转移的,结果现在落到76号手里。

    陈淼将自己在整件案子过程中自己参与的捋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破绽能被抓住的,这才定下心来。

    不管是陈明初还是林世群,这二人都不是能够轻易蒙蔽的,一旦被他们发现某个细节问题,那暴露的风险就成倍额的增加了。

    他目前最的问题,就是如何除掉吴文凯,这家伙跟巫森不一样,巫森是自知抓到,必死无疑,所以他咬牙拒不开口,可吴文凯就不同了,他最多就是从犯,有不死的机会,而他本来就怕死,一旦开口说话,很可能会造成极大的损失。

    尽管陈淼已经先一步拿走了电台和密码本,但难保吴文凯还掌握了其他的机密,这谁都说不好。

    但林世群都让他交出吴文凯了,他也就没理由继续扣押在自己手中,而且,如果人死在自己手中,那不管是怎么一个死法,自己身上都有嫌疑。

    交给陈明初,让他死在陈明初手里是最好的结局。

    ……

    “陈科长,犯人吴文凯带到。”吴天霖亲自押送吴文凯到看守所,并将人交与陈明初手中。

    “陈三水倒是说到做到,辛苦了,吴队长。”陈明初有些惊讶,他也想过从吴文凯身上打开缺口,可吴文凯是陈淼抓的,陈淼不放人,他还真没办法。

    “大家都在为新政府做事,不辛苦。”吴天霖十分公式化的语气说道,“还劳烦您在犯人移交清单上签个字。”

    陈明初爽快的拿起笔,在文件上签上自己名字。

    “这是吴文凯这三日的起居活动记录以及讯问口供,请陈科长验收。”吴天霖将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里面还有从吴文凯照相馆查获的一支手枪和子弹若干。”

    “多谢了。”陈明初看都没看,顺手将文件袋交给了身后的谭文斌。

    “犯人和资料移交完毕,天霖告辞!”

    ……

    “科长,这陈三水玩的哪一出,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谭文斌凑到陈明初耳边嘀咕一声。

    “陈三水,他真是滴水不漏呀。”陈明初慨叹一声,“去女监带走沅秋,是为了自己部下,这是情义,而把吴文凯给我送过来,这是规矩,他是不给我任何发难的机会。”

    “那这吴文凯?”

    “巫森一心求死,咱们现在是撬不开他的嘴的,但这吴文凯就不同了,他既然已经开口了,那就好办多了,准备一下,接着审。”陈明初眼圈一红,命令道。

    “明白,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