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正文 第193章:巫森_密战无痕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密战无痕》正文 第193章:巫森
    陈淼是被赶鸭子上架了,池内樱子居然来这么一手,这倒是让他始料未及的,居然利用自己做了挡箭牌。

    这个女人正是心机深。

    巫森早已熟悉陈明初了,所以,如果池内樱子陈明初过去,那问出来的,必然还是那些话。

    而且她还不能让巫森看出自己的身份,她是想暗中观察和分析。

    问话的人是陈淼。

    这也是她把陈淼留下来的真正的原因,还有,池内樱子必然是见过林世群了,也知道他领受了那个秘密任务。

    “三水君,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池内樱子跟陈淼去了档案库房办公室。

    把所有人都赶出库房,就连自己的副官酒井也被挡在门外。

    “咳咳,樱子小姐有预审方案吗?”陈淼咳嗦两声,孤男寡女,这共处一室,76号这个爱传是非的地方的,明天不知道又会被人传成什么样子呢。

    “三水君今晚不也是要去见他吗,没有准备问话的腹稿?”池内樱子盈盈一笑反问一声。

    “我今晚存粹就是想帮我下属韩老四一个忙,没别的……”

    “哦,没想到三水君还是一个如此体恤下属的人?”

    “下属也是人,也有情感,何况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若能获得下属的感激和忠心,其实这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陈淼很直白的解释道。

    “这种温情的确很好,但不应该出现在你这样的人身上。”

    “为什么?”

    “你是一名特工,而不是普通人,特工如果掺杂过多的情感,那会干扰你的判断,严重的话可能还会危及生命。”

    “樱子小姐,特工也不是机器,也需要谈恋爱,需要家庭的温暖,如果一味的压制住人的天性,那一旦压制不住,就会如同火山喷发,后果更是灾难性的。”陈淼反驳道。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池内樱子点了点头,“我们不要再这个问题上争论了,我想听一听你的计划?”

    “我会以给巫森送最后一顿晚饭的名义去见他,然后在随机应变,看能不能问出一些话来。”陈淼很简单的道。

    “那我可以扮成你的手下?”池内樱子点了点头。

    “樱子小姐,你是女人,巫森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我探监,如果能带一个女的,为何不带他的相好的,还能让她们再见上最后一面?”

    “你放心,我有办法。”池内樱子自信的一笑,“能否借你办公室用一下?”

    “当然可以,我回避一下。”

    “不用,我去书架那边,三水君,你不会偷看的吧?”池内樱子妩媚的一笑。

    “当然不会。”陈淼断然否认。

    “稍等。”池内樱子拎起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皮箱子,朝一排排档案书架深处走了过去,因为有书架遮挡,池内樱子在里面做什么,陈淼是看不到的。

    ……

    “三水君,你来一下……”

    “呃?”陈淼抚了一下额头,这什么情况,他是去还是不去?

    “三水君,请你来一下?”池内樱子又催促一声。

    “樱子小姐,何事?”

    “能帮我一个忙吗,我够不着?”池内樱子语气有些急切……

    ……

    “樱子小姐,你们……”二十分钟后,陈淼打开档案库房门,早已忍耐不住的酒井冲了进去。

    没有看到池内樱子,除了陈淼之外,酒井就看到一个头戴鸭舌帽,有些俊俏的年轻男子,眉宇间似乎很像是他认识的池内樱子。

    “樱子小姐,是你吗?”酒井紧张又忐忑的问了一声。

    “是,从现在开始,我是三水君的随从,我叫陈瑛。”池内樱子不但像是变了一个人,就连声音也变了,不仔细听,跟男子一般无二。

    陈淼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这日本妞儿是那根神经搭错了,抽什么风,居然还给自己取这么一个名字?

    “这个中文名字不错,以后,我就用这个名字了。”池内樱子随后又说道。

    陈淼更是无语了。

    他能怎么办,反对有用吗?

    “樱子小姐,我要去准备一下,您能否稍等我一下。”陈淼打断池内樱子一声道。

    “嗯,我就在你办公室。”池内樱子点了点头。

    ……

    韩老四为了能够在下班之前赶回来,一路上是紧赶慢赶,总算是在陈淼规定的时间赶回了76号。

    “三哥,给您,小秋做了四样小菜,都是巫森爱吃的,还给他带了一瓶酒,都在这里面了。”韩老四将一个食盒递给陈淼,“三哥,要不然,我帮你送过去把,拎着也怪重的。”

    “不必了,有人帮我拎。”陈淼摇了一下手,有池内樱子跟着,她不是要扮作自己的随从吗,这拎包不就是她的工作嘛?

    “噢。”韩老四眼神中有些怅然若失。

    “行了,你回去陪着小秋吧,这个时候,最需要有人在她身边了。”陈淼吩咐一声。

    “那巫森的尸首?”

    “等我通知吧。”

    ……

    “樱子小姐,就麻烦你了。”陈淼将食盒交给池内樱子道。

    酒井有些不满的看了陈淼一眼,正要伸手过去帮池内樱子,但却被池内樱子给瞪眼缩回去了。

    池内樱子伸手过去,将食盒拎在手中,一副很轻松的模样。

    这木头做的食盒有多种,就算是普通男子拎着也是有些吃力的,而池内樱子不光是个女人,而且身材瘦弱,居然能一只手拎起来,这个日本女人手臂的力量非同一般。

    “走吧,三水君。”池内樱子微微一笑,“时间差不多了。”

    “嗯,我们过去。”

    ……

    看守所内,巫森似乎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因为狱警不但带他去冲洗全身,还破例的给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这要不是到时间了,看守所会这么好心给他收拾卫生,这是收拾干净了,好送他上路了。

    这样的结局,他从被抓的那一刻就知道了。

    自己刺杀的是纪云清,而纪云清是林世群的老头子,76号中纪云清的徒子徒孙众多,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是要这老汉奸报仇,所以,他必死无疑,毫无悬念。

    若不是放心不下沅秋的安全,他可能不会忍受那么多酷刑之苦,早就开口说话,也免去皮肉之苦了。

    “开门。”

    “是,长官。”

    关押自己的牢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两个陌生的面孔,他跟陈淼是第一次见面,更不必说池内樱子了。

    不过一看到池内樱子手里拎着的食盒,巫森就彻底明白了,任何一个死刑犯,临死之前都会给吃一顿好的,到了阴曹地府做一个饱死鬼。

    这就是断头饭。

    进来一名狱警,搬了一张桌子和两条长凳子进来,牢房里可没有这东西,能坐下吃饭的待遇,只有这一次。

    巫森从地上爬起来,就站在那里,手上还戴着手铐,双脚上也是脚镣,尽管脚链上用布包裹,但长期拖拽,磋磨,手腕和脚脖子都磨掉了一层皮。

    这些还只是小伤,而在76号的诸多酷刑之下,巫森的十指已经变性,脚趾头也是一样,流脓化水。

    要是剥开外衣的话,可以看到里面阡陌从横的伤痕,拖着沉重的脚镣和手铐,他的脊柱都有些微微佝偻了。

    这才几天时间,就把一个人折磨成这个样子,难怪陈明初说,没有人能够在76号的酷刑之下熬的下来。

    牢房里没有电灯,陈淼让狱警找来两盏煤油灯,终于能把巫森那张脸给照的清楚了。

    浓眉大眼,眉宇间一丝不屈的硬气,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有一种让人放心的安全感,难怪沅秋会看上这样一个男人。

    “请坐,巫先生。”陈淼将食盒放在桌上,从里面将做好的小菜一一的取出来,摆放在桌子上。

    巫森看了陈淼一眼,缓步向前,弯腰下来,伸手拉开凳子,并缓缓的坐了下来,他这一身的伤还拖着沉重的镣铐,坐下来的都有些费尽。

    “狱警。”

    “长官有何吩咐?”

    “替巫先生除去手铐和脚镣。”陈淼吩咐一声。

    “这……”

    “你觉得他还有能力从这里逃出去吗?”陈淼冷哼一声,反问道。

    “是,小的这就照办。”狱警取下腰间的钥匙,给巫森打开了手铐和脚镣,然后再恭敬的退了出去。

    “这些菜你应该能看出来,都是小秋为你做的。”陈淼也坐了下来,给巫森到了一杯酒,“酒也是最爱喝高粱酒。”

    巫森没有说话,手铐解开后,稍微活动了一下,然后毫无征兆的端起酒杯,一杯烈酒下肚。

    又辣又呛,瞬间泪流满面。

    “我的名字叫陈淼,相信你是听说过的,小秋姑娘跟我的下属韩老四过去是青梅竹马的恋人,这也早就知道了,小秋是个好姑娘,不幸沦落风尘,但更加不幸的是,她遇到了你,她认为是她连累了你,其实在我看来是你害了他。”陈淼又起身给巫森酒杯斟满了酒。

    “你的自私不但害了她,也害了你自己,我实在想不到,这世上既有你这般愚蠢的人……”

    “别说了,你不也是为了一个女人做了军统的叛徒了吗?”巫森眼珠子通红,指着陈淼怒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是,我是为了一个女人而进了76号,可也不欠军统什么,这十年,我为军统立下的功劳也不少吧,可我又得到了什么呢?”

    “这不是你认贼作父,为虎作伥的理由!”

    “你呢,不也没能熬到最后,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陈淼冷漠道,“至少我还可以选择,你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不是吗?”

    “这样的酷刑,要不然你来试试?”巫森就像是一匹受伤的恶狼。

    “你知道,如果没有我,沅秋会有什么下场?”

    “这件事跟她无关,你们不要牵连无辜之人!”巫森双眼腥红,死死的盯着陈淼,“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但是,我需要一个等价的交换?”陈淼直视巫森。

    “你想知道什么?”

    “queen。”

    “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代号,但没见过这个人。”巫森道。

    “如何能证明你的话?”

    “我一个将死之人,有必要骗你吗?”巫森从露出一排白牙,嘲讽一声,再一次端起酒杯一饮而下。

    “你好好想一下,这或许是你唯一的机会。”陈淼盯着巫森,目光灼灼道。

    “什么意思,你想让我出卖自己的同袍,我宁愿自己死。”

    “既然你不愿意出卖同袍,那你为什么要供出这个‘queen’,你到底是何居心?”陈淼忽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寒光。

    “我……”

    “你不想死,对吗?”陈淼厉声道,“你只是知道有‘queen’这么一个人,却不知道她是谁,你在故意的拖延时间,让我们觉得你身上还有价值可以挖,就会留下你一条命,只要这件案子热度过去了,你就有机会活下来,是与不是?”

    “不是,我没想过这些!”巫森激动的反驳道。

    “不,你是,你就是个懦夫,而且还极为善妒,你看到你的女人跟韩老四在一起,你妒火中烧,不管沅秋刚流产,硬要将她从医院带出,结果她身体虚弱感染而发高烧,差点儿死在监狱里,你就是一个胆小有自私无比的人。”陈淼斥责一声。

    “我没有,我没有妒忌韩老四,我只是担心小秋的安全……”

    “你是担心沅秋会出卖你吧?”

    “我……”

    “反正今晚过后,你跟沅秋姑娘从此阴阳相隔,你就是想再连累她都没有机会了,韩老四才是最适合她的,她若是跟着你,迟早是会被你害死的。”陈淼忽然情绪一收,坐了下来道,“最后一顿了,相信你应该明白的,别辜负了沅秋姑娘的一番好意,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巫森颤抖的右手端起第三杯酒,胸口起伏不定,情绪激荡不已,差点儿没拿稳,将酒水洒在桌上,几乎是和着泪水喝下去的。

    “来人!”

    “长官?”狱警闻言,跑了进来。

    “一般死刑犯临行刑之前是不是可以有留下遗书?”陈淼问道。

    “是的,长官。”

    “取笔墨过来。”陈淼吩咐一声。

    “是。”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