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正文 第194章:合作_密战无痕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密战无痕》正文 第194章:合作
    “怎么,死都不怕,连一份遗书都不敢写吗?”陈淼冷冽的盯着巫森那只拿笔颤抖的手。

    “我不是不敢,而是我写了,这份遗书就一定能到我的父母手中吗?”巫森抬眼问道。

    “当然,只要你的父母还活着这个世上,总有一天我会亲手遗书交到他们手中,假如我不幸,我也会委托其他人来做这件事。”

    “好,我写。”

    巫森似乎下定决心,低头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不孝儿森”

    “为什么不写抬头,怕我们找你父母的麻烦?”

    “不,我父母他不在上海,你就算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也找不到他们。”巫森道,“我把我父母的姓名和地址都告诉小秋了,你无须亲自将遗书转交,只需将遗书交给小秋就可以了。”

    “你都死了,还不肯放过这个可怜的女人吗?”陈淼冰冷的一声。

    “我只是让小秋转交遗书而已,怎么就是不放过她?”

    “你让沅秋以什么名义去见你的父母,未过门的儿媳,还是普通朋友?”陈淼道,“你把如此沉重的一个责任给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养活的女人,你这难道不是残忍吗?”

    “我”

    “怎么,还是不肯说,这有什么意义,如果我想知道,不过是稍费一些功夫而已。”陈淼哼哼一声。

    “好,我写。”巫森思考了一会儿,在遗书的开头添上了抬头。

    “信封。”

    巫森在信封上写上地址和收件人,陈淼又当着他的面儿,将遗书放入信封之中,并封了起来。

    “好了,我的事儿完成了,你吃完之后叫狱警过来收拾一下。”陈淼收起遗书,“准备一下,好上路。”

    “你们会怎么杀我,枪毙,还是砍头?”巫森问道。

    “你也算是一条汉子,会给你留一条全尸的,我的话言尽于此,告辞。”陈淼说完,直接带着池内樱子从牢房中退出来。

    “樱子小姐,刚才我对巫森的问话,你怎么看?”陈淼与池内樱子一同回到档案库办公室。

    “我看到了一场极为精彩的对决,三水君,你果然是不同凡响。”池内樱子全程没有说话,就是在听和观察陈淼和巫森的表情。

    “樱子小姐谬赞了,我想你此刻现在心中应该有判断了?”陈淼微微一颔首。

    池内樱子点了点头:“没错,我是有判断了,巫森极力的否认自己跟n的关系,这恰恰说明,他们的关系非常密切,他们一定是认识的,而且相当熟悉。”

    陈淼不动声色,他其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设计的问话,就是激怒巫森,让巫森在回答中暴露他跟n的关系。

    从巫森回答说“自己不会出卖同袍”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一旦让池内樱子相信可以通过巫森可以找到n,那巫森就还有一丝活命的希望。

    但陈淼内心也是矛盾的,如果巫森最终活下来,出卖了n,那他就是那个帮凶。

    他救下一个“变节者”,却害死一个抗日志士,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接受的。

    见陈淼默然不语,池内樱子问道:“三水君有不同的想法?”

    “我能先问樱子小姐一个问题吗?”

    “三水君,请讲。”

    “樱子小姐怎么知道这个n的,这个代号,我们也是最近才听说的。”陈淼问道。

    “今年年初的虹口海军仓库爆炸,去年江湾机场油库失火,还有海军俱乐部失窃案,都是这个n在背后操手,这些是我们已经知道的,而我们不知道的,可能还有更多。”池内樱子解释道。

    陈淼作为军统方面的情报编审,自然是听说过这些案子的,很轰动,有些被日军把影响给压下去了。

    虹口区自从被日军占领后,那边的军统的情报组根本站不住脚,进去一个,灭一个,都快成了军统上海区的禁区了。

    对于虹口区的情报,几任上海区区长那都是竭力的想要派人进去,并扎根下来,甚至还下过重赏,愿意去虹口的,经费加倍,死后抚恤更是丰厚,还提前给一大笔安家费。

    结果几次失败后,就没有人敢去了。

    偶尔进去活动一下,也都是小心翼翼的,转一下,就赶紧出来,不敢在里面待着超过三天的。

    有人能够在虹口区弄出这么大动静来,那真的是十分厉害,当时军统上海区上下那是没有一个不佩服的。

    但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居然跟军统有关。

    “我一直都在追查这些案子的幕后黑手,最终发现,这些黑手都指向一个代号为n的人,此人每座一件事都会消失一阵子,然后再出现,而他所做之事跟之前的丝毫没有关联,我们特高课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查到一些线索,将几件案子并案进行调查。”池内樱子道,“此乃特高课机密,还请三水君不要对外说出去。”

    “这是自然,请樱子小姐放心,我不是多嘴之人。”陈淼点了点头,这下他彻底的明白池内樱子为啥会对巫森感兴趣了。

    任何一个可以追踪到n的线索,她都不会放过。

    “三水君,我们手中掌握的有关n的线索十分少,有的都是一些间接的线索,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搞清楚这个n是男是女,高矮胖瘦如何,除了知道她喜欢用广播来给自己的手下的行动组下达命令之外,其他一无所知。”池内樱子道。

    “广播,那应该有大功率的发射源,应该不难找呀?”陈淼惊讶的问道。

    “因为我们都是事后发现,等想再找的时候,它已经更换频率了,我们不能捕捉到他发出的信号,根本没办法与现有的广播信号进行比对,而且,我们还发现,他使用的频率有些是跟正规的商用广播台的频率是重合的,只是选择的时间段是比较特殊,一般都是在深夜某个时间段。”

    “地下黑广播?”

    “是的,为了追查这个黑广播,我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结果,还是一无所获,这个发射源似乎并不固定某一个区域,它是可以移动的,但以我的测算和判断,接受范围不超过二十公里,这样他的发射源就可以做的不够笨重,而且零部件相对也更容易获得,如果是大型的商业广播电台”

    陈淼还是懂一点儿技术的,他明白池内樱子的意思,这个地下黑广播用的中波传输技术。

    但是一旦涉及更为复杂的技术问题,就非他所擅长了。

    想要查这个地下黑广播,其实说难也不难,但要是容易的话,那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它在不工作的时候,你是找不到他的,即便它突然工作了,你还要确定他的身份,然后进行技术分析。

    而一般情况下,下达一道指令,只需要一两分钟,当然,要考虑接收一方是否在线,若是错过,是否会有第二次发射等等。

    如果不能掌握对方通讯的规律的话,想要找到是很难的。

    “樱子小姐,单一的通讯手段,是难以做到如此周密的行动部署的,我想,n必定还有线下的联络方式。”陈淼缓缓说道。

    “这个我也想过,但目前还没有具体发现。”池内樱子道,“三水君,我知道你接了n这个案子,所以,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合作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这个案子如何着手,我也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还有,这虹口区,每次进入都需要特别签发的通行证,这非常麻烦”

    “我给你签发一张特高课的特别通行证,让你在虹口区畅行无阻。”池内樱子道。

    “那就太好了。”陈淼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一看时间,快七点了,到了学习班时间,他自己定下的规矩,可不能自己带头不遵守,忙道,“樱子小姐,我一会儿还有事情,就先失陪了?”

    “三水君,我还想请你一起吃个饭呢,再仔细商讨一下合作细节?”池内樱子道。

    “樱子小姐,实在对不起,我是真有事儿。”陈淼解释道,“我现在负责督察室的工作,晚上搞了一个学习班,规定从我往下,所有人都必须参加,不得无故缺席,今晚,我不但要去,还要讲课。”

    “原来是这样,那我能不能听三水君的课呢?”

    “这个,我这点儿东西,就不敢在樱子小姐面前班门弄斧了吧?”陈淼讪讪一笑,“再者说,樱子小姐还没吃晚饭,这可不行?”

    “没关系,我还不饿,三水君,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课会讲一些什么?”池内樱子道,“三水君,你不会拒绝的吧?”

    “这个,好吧,樱子小姐能来旁听,那是我的荣幸。”陈淼真是无奈,看起来,自己摊上一个很大的麻烦了。

    “好,几点开始?”

    “七点。”陈淼道,“还有十分钟,我得先去准备一下。

    “三水君,请便。”

    “樱子小姐,咱们不回去吗?”酒井副官有些急了,他们出来时间够长了,这可是在租界,一旦让重庆的抗日分子知道了,而黑夜是最容易罪恶的保护色,他没带任何卫兵过来,这回去的安全问题,他这个副官不得不考虑。

    “无妨,如果回不去了,我们就住下来,76号难道还不安全吗?”池内樱子嘴角微微上翘道,“走,跟我去见林世群。”

    顶点